最近不斷有人炮轟香港涉及政治層面那類官司的審判情況,我個人認為,那方面的事已十分熱鬧,而且矛盾已進入要解決的議程之內,反之,卻長期忽略了民生方面的各種漏洞和毛病。最近黃馮律師行被香港律師會接管的事件,反映香港非政治化、民生方面也存在結構性弊病。在法律方面,香港的打工仔、小市民,尤其是生活踏實的那群人,究竟是否得到了足夠的法律保障?黃馮律師行事件,也許是個很好的案例。

  美國當地時間1月6日,在國會山莊所上演的一幕幕驚悚的場面,相信每位香港市民都會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美國暴亂爆發後,許多人將其與2019年「修例風波」、2014年的「太陽花事件」進行對比,發現無論在事前動員、集結,再到攻入立法機關,手法相似、過程相似、目標也都相似。不同的是這次不是在香港也不是在台北,而是在一向「站着說話不腰疼」,指指點點的在別人傷疤上撒鹽的美國。

自2014年非法「佔中」以來,戴耀廷等反中亂港分子,接連拋出所謂「雷動計劃」「風雲計劃」「35+計劃」等,通過「配票」等拙劣手段,在反對派內部大搞「協調」,以「公民投票」為幌子裹挾民意,操控選舉。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利用選舉奪取管治權,進而把香港變成針對國家的「顏色革命」和滲透顛覆活動的基地。2019年修例風波中,反中亂港勢力甚至用暴力手段滋擾愛國愛港候選人及其支持者,擾亂選舉秩序,借機竊取區議會主導權,進而謀劃了操控立法會、操控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操控行政長官選舉的「奪權三部曲」。一系列行徑,已經嚴重背棄了選舉公平公正的原則,是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秩序的嚴重挑戰,是對香港民主選舉制度的干擾和破壞,也是對香港基本法和香港國安法的挑釁。

  在警方有力執行下,國安法正在香港落地生根。隨着黑衣暴徒陸續被捕,黎智英被送進大牢,黃之鋒在還押期間再被起訴,這項法律逐漸顯露出威力,讓反中亂港分子從「違法達義」的春秋大夢中醒來。早前,警方又拘捕55名策劃組織實施所謂「初選」、涉嫌犯有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人員,更讓一些人哀鳴不已。沒有束之高閣、不是「無牙老虎」,香港國安法在實踐中彰顯著權威性、表現着威懾力,恰恰證明了立法的意義。

  圖:《香江之春》在靜謐中,帶給觀者親近自然的不一樣的香江。  趙志軍二○一一年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做訪問學者,進行了為期一年的繪畫學、現代水墨藝術的課題研究工作,取得了優異的成績。趙志軍早年初習油畫,後改畫水墨,兼畫水彩:人物、山水、花鳥皆能,尤以山水稱譽於世,風格清麗俊朗,有強烈的時代氣息和鮮活的個人特徵。

  我所觀察到,香港文化藝術發展的特色之一是,舉辦大量活動但缺乏多元文化政策的長遠規劃。無論是民政局轄下的各類委員會還是藝術發展局,多以批款支持活動為主要目標。如今,西九文化區似乎也形成了一個類似康文署舉辦活動的格局。在普及藝術教育、專業藝術教育,以至專業文化藝術發展方面,香港可謂缺乏系統的政策。

香港警方6日雷霆出擊,出動1000餘名警員,依法拘捕包括「佔中三丑」之一戴耀廷在內的53名亂港分子和反對派人士。他們被指策劃組織非法「初選」,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輿論普遍認為,香港警方這一大陣仗行動,不僅是對少數負隅頑抗的亂港分子當頭一棒,更強有力地向各界嚴正表明:國法面前不會有例外!

  立法會財委會早前以大比數通過「明日大嶼」中部水域人工島相關研究撥款,意味着「明日大嶼」的研究終於可以正式啟動。然而,一波三折的「明日大嶼」計劃目前通過的僅是第一步的研究,真正動工之日不知何時,而到真正看到一層層高樓拔地而起更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日。「明日大嶼」是香港房屋問題的遠水,當前房屋問題已是迫在眉睫,現在需要的是能夠最快解決近火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