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來港讀書的小羅,今年就要小學畢業了。還記得他剛到香港時,羞澀靦腆,語言不通,特別是零基礎的英文,讓他在中文科之外的課堂上都像是聽天書。好在學校的老師極負責,一邊耐心地幫助他克服語言障礙,一邊抓住一切機會肯定他的優點、幫助他建立「融入」的信心。看着小羅申請中學提交的成績單上,每門科目都是A,我打心眼裏佩服。

  1月19日,立法會召開了教育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就通識教育改革展開了多層次多面向的討論。例如,議員周浩鼎提出,2019年開始爆發的黑暴,讓不少被「黃色通識」所洗腦的青少年為之「賣命」入獄,而教育當局又無法保證任課教師會遵守相關教導規定來傳授內容,故此,他認為「應該取消有關科目,或轉為選修」。議員梁美芬則擔心,通識教育老師會因其素質和道德水平「不合格」,誤人子弟。若不提高老師任教的門檻,通識教育的改革只會是「換湯不換藥」。

  【大公報訊】記者黃浩輝報道:一名新西蘭籍英文補習老師在屯門一間私人補習社任職期間,以發送文章及練習教材為名分別取得兩名小二及小五女生手機號碼。女童其後在手機接獲對方的挑逗訊息、大量其生殖器相片、視頻,以及外籍兒童的裸照。家長獲悉後向補習社負責人查問及報警,警方重案組經調查後,前晚拘捕一名涉案外籍男子。

  圖:冼老師努力學習新知識,希望掌握多幾道板斧,為網課帶來新意。  2020年新冠疫情改變了人們慣常的生活,學界的教學模式亦隨之改變,如果說學生是這場「教育風暴」中等待救援的乘客,那麼教師無疑是掌舵大船、把風險減至最低的船長。從教逾20年的小學教師亦要出盡渾身解數吸引學生網上學習,防止學生「遊魂」。她感嘆道:「在網上吸引學生注意力不容易,大家都從零開始,一步一步摸着石頭過河。」

     圖:KAHOOT是冼老師使用的網上教學工具之一。   任教中五數學科的萬鈞匯知中學老師曾銘康亦坦言,網課的最大挑戰就是吸引更多學生留心上堂。「就我們學校學生的情況,有些學生沒人監督,學習動機會較差。一開始可能不習慣,但當網課成為新常態,就要看老師如何抓緊,幫助學生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