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亞是西方劇壇巨匠,雖已逝世四百多年,其作品至今仍在世界各地經常演出。莎翁的作品主要分類為悲劇、喜劇和歷史劇,後者大多以英格蘭的皇室及戰役為主題,戲劇性不算強烈;悲劇及喜劇較具人類共通性,翻譯成其他語言亦較容易讓觀眾理解。其中的四大悲劇都曾被譯成中文,在香港的粵語劇壇,《奧賽羅》卻是四大悲劇當中較少演出的作品。

  圖:羅子溢(右)與韋家雄在《木棘証人》中放笑彈/劇照  現正播出的無綫劇集《木棘証人》,反應不錯,不少觀眾發現羅子溢原來可以拍喜劇。他在劇中演一個吊兒郎當的警察,沒什麼上進心,被安排保護一個性格戇直的證人韋家雄,爆出不少笑料。

  11.《三國演義》人物為什麼大多臉譜化?  「臉譜化」是指文學作品的人物表現得簡單和概念化,好壞分明。作者羅貫中對《三國演義》主要人物的劃分,「好」「壞」標準是看他是否忠於漢室皇廷。曹操要篡奪漢室大權,在作者眼中大逆不道,被表現成十足的壞人;劉備是漢室之後,要扶助重振漢室,在作者眼中就是忠臣,被表現成完全一個好人。

  圖:好的賀歲片不單是喜劇,還要有過硬的文化底蘊  每次過年,都想找一部電影和爸爸媽媽一起看,這些年覺得越來越難。大家喜歡的類型似乎很難切合,爸媽不喜歡外文對白、太複雜的情節和太華麗的場景,我都可以配合,但是除卻這些,過年期間除了爛片似乎可選的就不多了。小時候反而容易很多,香港的「賀歲片」是全家人的最大公約數。

  圖:栢天男(左二)與羅家英(右三)在新片中合作/劇照  有「翻版金城武」之稱的影圈新人栢天男,首度參演賀歲片《家有囍事2020》,感覺很新鮮,因為跟他之前拍攝的電影節奏,完全不同。他在澳洲土生土長,卻是不折不扣的港產片粉絲,很多經典港產喜劇,他都看過,其中最深刻的是《橫財三千萬》,因為故事中的主角目標明確,雖然面對很多困難,但也是笑着去面對。

  圖:黃百鳴對賀歲片的票房有信心  資深電影製作人黃百鳴曾成功打造過多個電影系列,剛完成的有合共四集的《葉問》系列,票房方面,第一集收四億元,第四集完結篇早前上映,整個系列共收三十四億元,同時令演葉問的甄子丹打出名堂。緊接而來的,他製作了自己也擅長的賀歲片。一九九二年的《家有囍事》是經典之作,今個農曆年,《家有囍事2020》登場,今次換上全新班底迎接鼠年。黃百鳴希望透過這部賀歲喜劇,讓香港人輕鬆一下,重拾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