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的牛奶,當屬這片土地上神奇的魔術師。只要它出場,就可以變出任何花樣:道南的成熟商業化和經典品牌;道東的優質資源供給,讓乳脂成分保持在百分之三點七以上卻依舊清爽不膩;道央圍繞着札幌為中心,各種蛋糕、衍生品應有盡有;而遙遠的道北,則擁有據說只有當地才能喝到的「冰淇淋口感」牛奶。

  細數每個國家的料理,總有那麼幾款萬能型選手。在家常菜裏可覓到身影,於殿堂級的表演中,也不缺存在。鄰國日本的玉子燒就是能讓平民和貴胄都笑着享用的一道神菜,僅憑一己之力,就在生活中瀰漫出一股靜悄悄的關懷,不管失意得意,都與你形影不離。

  圖:香煎避風塘虎蝦配薯蓉  聖誕節起源於西方,現在也成為香港重要的節日,這是與家人、親友相聚的日子。作為中西文化融合的香港,在經典西餐的烹調上也觸發了大廚們的創意。時值聖誕,斌師傅借用中菜特色,烹飪新式的意大利餐,以菜式傳遞中西融合的飲食文化理念。大公報記者 湯艾加 文、圖

  有人曾經笑言「真正的美食家,是連鹹菜都不會放過的」。聽起來誇張,但卻着實不假,畢竟飯無輕重,菜不論繁簡,有時就算是不起眼的配角,都蘊含着大智慧。比如在漬菜大國日本,小小的一盤鹹菜醃法多樣味道變化無窮,對遊客而言,無形中拓展了日料的內涵,於本地人來說,則是無論外食抑或家常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