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亞是西方劇壇巨匠,雖已逝世四百多年,其作品至今仍在世界各地經常演出。莎翁的作品主要分類為悲劇、喜劇和歷史劇,後者大多以英格蘭的皇室及戰役為主題,戲劇性不算強烈;悲劇及喜劇較具人類共通性,翻譯成其他語言亦較容易讓觀眾理解。其中的四大悲劇都曾被譯成中文,在香港的粵語劇壇,《奧賽羅》卻是四大悲劇當中較少演出的作品。

  有些日子甚具意義,實在值得紀念,例如今天五月四日。  一百零一年前發生的「五四運動」,對於現代中國的發展影響深遠。香港的教育卻沒有太多筆墨深入介紹這場運動,幸虧戲劇界曾有大型舞台劇,為這段歷史留下印記。事實上,近年香港劇壇創作的舞台劇,不少作品都以觀眾口味和製作成本作為考量。舞台上大多都是喜劇或鬧劇,好讓觀眾可以不加思索便捧腹大笑;另外多是小規模的四至五個演員演出,以減輕財政負擔。嚴肅的歷史劇或大規模而多演員的劇目,可說是鳳毛麟角。

  戲劇源頭與宗教祭祀有關。世人以表演的形式,配合真心誠意來祭天地、敬神明,自古有之。西方劇壇不乏宗教戲劇,小孩子幼年時在學校已演出基督教《三王來朝》的故事,長大後可能亦會參與或欣賞具宗教意味的戲劇活動。香港是多元化社會,但是宗教戲劇卻不太多,本地原創而與佛教相關的戲劇更是鳳毛麟角。九月下旬,我卻觀賞到一個藝術集成的演出,感覺清新脫俗。

  本年三月有幸到賀戲劇界前輩麥秋的八十三歲榮壽晚宴。除了麥老師的徒弟、學生和友好,席間亦有不少同樣是戲劇界的資深前輩。其中一位是劇本翻譯、改編及作詞名家陳鈞潤,他為人親切和善,劇界中人都就此稱呼他的洋名Rupert。其時Rupert大病初愈不久,但為向老朋友祝壽,Rupert自動請纓登台獻唱,他笑說:「我是不會錯過任何可以自我表演的機會,故此今天為各位獻唱一首歌劇名曲!」Rupert中氣十足,表情生動,就此對着眾多嘉賓清唱意大利歌劇的歌曲,引來滿堂嘉賓拍掌叫好。那是我最後一次在公開場合見到Rup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