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清明復活節期間,銅鑼灣街頭出行的市民。中新社  今年香港假日清明與復活節重疊,組成一個1(復活節前夕)+2(雙休日)+2(復活節+清明順延日)港版五天小長假。清明節當天與閨密姐姐去尖沙咀,愕然發現到處都是人人人,我倆要緊緊拉住,不然恐怕被人流衝散。看起來這些都是香港本地人,一家一家的。也難怪,因為疫情,喜歡旅行的港人哪裏都去不了。普通市民大多住三四百呎房子,要同時塞滿四五口人,在二三十攝氏度的悶熱天氣裏,擠四五天,着實令人心煩,於是都跑出來了。媒體拍到,山坡海灘商場街道到處人頭湧湧。假日過後疫情如何?會不會反彈?不敢想像。

  古代有一則鮮為人知的傳說故事。據雲,廣茂的林區西部住了崇拜豺狼的狼族,素來四處掠奪,欺凌霸道。附近的弱小部落無不畏懼而臣服,吞聲忍氣。獨在林東的鴞族,有一班智者謀士合力治理,崇尚和平共存、互相融洽相助,提倡務農護林,建設倉庫,積穀防饑,故日漸強盛。狼族見獵心起,要重施故伎,又想侵略攫取;但鴞族已日漸壯大,上下一心,使對方屢次不得逞。由於狼族地區骯髒,管理不善,到處野鼠橫生;其瘋狂的首領心生一計,下令活捉大量野鼠,夤夜偷偷地在鴞族的農田和各大糧倉附近放生,意圖利用鼠輩到處破壞、搗亂和咬齧,務使鴞族糧食不足時,乘機一舉殲滅吞併。怎知因為狼族日常胡亂伐木、燒林狩獵,以致鳥獸無棲息之所,幸存者早已紛紛逃到林東居住求生。不少鴟鴞也不例外,深怕在西部被射殺作「野味」。自此,鴟鴞皆集中林東,一旦見附近突然偌多野鼠流竄或聚集,立即憑超凡的夜視能力和特別靈敏的聽覺,本能地一一把鼠輩捕食,解除了鴞族的危機。鴞族素來對林木和大自然鳥獸的保育與尊重,可說得到回報。未幾,狼族因連年饑荒,又不事生產,消耗淨盡;民怨沸騰,最後殺掉首領,不少族人卻紛紛投靠鴞族。鴞族除了能夠安定維穩,堅強不屈,奮抗到底外,還要感謝他們的好朋友──鴞。所謂「種善因,得善果」。這個故事聽起來似屬寓言,反睽諸現代,同樣發人深省,啟示良多。

  醞釀這個欄目時,尚在十二月。此篇落筆,窗外海面波光,帆影點點,一如從前。時間上已跨入二○二○年,歲至小寒。北京下了今年第一場雪,刀郎當年那首《2002年的第一場雪》旋律尤在耳邊,再唱起,不經意十八年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