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日牌梁財信跌打醫藥局位於深水埗桂林街。資料圖片  家住美國得州的老翁說,他從前不信中醫,直到近年太太肩膀痛,吃了好多藥仍不管用,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去找一位中醫師針灸,立竿見影。這下他信了。香港深水埗的「日牌梁財信跌打」,一些當地人也是試過之後才知道管用。

  圖:李孟瓊(後排左二)與公司同事相處融洽。  李孟瓊在停薪留職前,在一間與體育相關的公關公司任職市場公關。這與她讀書時主修的專業和她個人興趣有關。她說:「我在英國讀大學時修讀體育與運動科學,之後碩士轉讀管理和營銷,實習是做和公關有關的工作。我覺得自己對此頗有興趣,所以想結合興趣和營銷,嘗試過之後覺得挺適合我。」

  中國那麼多城市中,我想沒有哪座城市的市民,會比香港市民對行山更有熱情。香港市民放假造什麼?首先想到的就是行山和飲茶,而且這兩者並不矛盾:先飲茶後行山,是飽餐一頓之後的健胃消食;先行山後飲茶,是充分運動之後的胃口大開。內地叫爬山,香港叫行山。行山與爬山,一字之差,感覺卻大相徑庭。一個「爬」字,感覺手腳並用氣喘吁吁,一個「行」字,則是氣定神閒安步當車。

  今日是大年三十,預祝大家牛年順利平安,風生水起。去年韜光養晦,新一年要蓄勢待發。HYPEBEAST(00150)也一樣,當年創業板配售上市之後股價大上大落,市場認定這是一隻炒股,但經過多年醞釀,其潮牌價值、網紅威力及當前的電商文化終於產生作用,股價爆升。

  最近朋友的公司接到了香港特區政府就提供某項服務的報價邀請,邀請是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的,但卻要求填妥之後在某月某日前,以傳真方式傳回該政府部門,並特別註明「截止時間以本處傳真機時間作準」。八十後的朋友,在打印機上研究了半天才似乎完成了傳真操作,又因為不能確定是否真的傳真成功,還特地打電話去政府部門查詢,對方又未能及時回覆,兩個小時之後才得到消息說其中一頁較為模糊,需要整份再傳真一次。結果擾攘一個下午,才將一份不到十頁的文件傳真成功。想到不久前的新聞中,有醫生爆料公立醫院要通過傳真接受政府所發的隔離令,醫生填表完成之後傳真過去,再等政府相關部門傳真回來確認,快則一小時慢則半天,其間確診患者或者密切接觸者只能留在醫院等待;也有醫生在疫情之下收了超過一萬個傳真報告,不但浪費人力,更可能耽誤寶貴的治療與隔離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