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吃辣,真的是一點都不能吃。  很多情況下,朋友吃了一口,說:「一點也不辣,吃吧,沒事的。」然後我吃了一口,嘴裏就像着火了一樣,必須立刻到處找凍飲喝,咕嘟咕嘟幾大口下肚,才能勉強「滅火」。唉,我相信朋友也沒有騙我,只是我們對於「辣與不辣」的定義,真的不同。

  「來,咱們合個影吧。」參加集體活動時,常受到如此邀請。因為長相潦草、表情呆滯,我素來不愛自拍,對合影的興趣也不大。面對熱情的邀請,拒絕不夠禮貌,也就隨喜獻上一點不那麼燦爛的笑容。有時則會被要求擔任攝影師,「你來幫我們拍張照」,擺姿、調焦,一頓折騰拍完後,上像之人卻分道揚鑣,並不索要照片,似乎拍照的目的只在於「拍」,「照」反而不重要了。還有的合影愛好者,不但喜歡與人同框,更自覺扛起組織者重任。「小趙,快,和老錢拍一張。」指東打西,運籌帷幄,亂點鴛鴦,非讓所有人鑽進所有人的手機不可。此皆可謂當下合影怪象。

  冬天的梅子,真的太合時宜了。附庸風雅一點的,可以在寒風之中賞梅花高潔,興致來了還能默念一句「出自苦寒來」。至於實用主義者們,乾脆把梅花開過之後留下的果實統統搬進後廚,是想也想不盡、做也做不完的神仙食材。集好看和好吃於一身,梅子的優點,真的可說是造物者的恩賜了。

  童年時,媽媽每次為我添置衣服鞋襪,都總要購買大一點的尺碼。小時候我還不以為意,青年時期穿着又寬又大的衣服,從鏡子看到自己就像一個傻瓜,真不是味兒。這些年我成為了孩子的父親,深明自己童年時的「痛苦」,因此每次為兒子買衣服的時候,難免與太太有些爭執。「還是買大一點吧。」太太如是說。我想:原來每個女人都有相同觀念。

  【大公報訊】陳彥霖浮屍被發現後,因陳母何姵誼沒有配合煽暴派「黑警殺人」的謠言文宣,便一直遭黃絲陣營的攻擊。研訊首日,她和彥霖外公離開法院時,就遭受「Lunch哥」等人的辱罵,要靠警方護送上車返家。裁判官高偉雄昨日表示,對當日法庭外的滋擾事件感到遺憾,希望研訊能還陳母一點公道。

  圖:吳翹充是首位於國際大賽奪獎的香港體操健兒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香港體壇一直嚴謹做好防疫措施,而第三波疫情畢竟是這半年以來疫情最嚴峻的時期,香港運動員在疫情下的生活也與之前有很大的不同,讓不少運動員在逆境下,花更多時間去檢視過去和思考未來。大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香港體操「吊環王」吳翹充,一探他在疫境下的生活,並展望未來的目標。大公報記者 張銳(文) 受訪者提供(圖)

  美斯多年來替巴塞隆拿建功立業、奪標無數,偏偏鬧分手時巴塞的處理手法竟然如斯拙劣,必定大大損害球會的聲譽。之前美斯被傳很可能加盟巴黎聖日耳門,現在以曼城機會較大,但不論在巴塞、阿根廷國家隊以至聖日耳門或曼城,美斯總是離不開自己的「朋友圈」,難怪有人總覺得與馬拉當拿、C朗拿度等「球王」比較,美斯就是欠了一點點應有自信。

  圖:印度醫護人員29日為民眾採樣法新社  【大公報訊】綜合法新社、美聯社報道:全球新冠疫情持續惡化,截至30日,全球累計確診病例已突破2500萬大關,死亡人數超過84萬。印度過去24小時新增近8萬人確診,打破美國7月的紀錄,創全球單日確診數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