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派遣政壇密友、前參議員多德率團訪台期間,解放軍在台灣海峽附近海域展開了兩場實彈演習。尤其是從4月15日開始在南澎列島附近海域舉行的演習,正值多德與台當局領導人蔡英文舉行會談之際,且「距離台灣海峽南端更近」。美國國務院放寬對台交往準則,讓民進黨當局欣喜若狂,並在第一時間歡呼美台關係就此「翻開新篇章」。可惜民進黨當局太過於自我陶醉了,隨着與美國一唱一和的一波波「騷操作」,看似抱了大腿,實則越來越堅定大陸徹底解決台灣問題的決心。

  日前,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美方把中方視為最嚴峻的戰略競爭者,而且還用競爭、對抗和合作來定義中美關係。這種做法有點太消極,而且缺乏進取精神。樂玉成又指出,中國不是美國的對手,更不是敵人,而是美國的抗疫隊友和發展夥伴。

  為了穩定人心的需要和在維持香港原來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原則下,回歸後中央和香港特區政府都沒有把建構香港華人的新身份認同作為香港回歸後的一項重要的、急迫的和關乎「一國兩制」能否全面和準確貫徹的工作。以此之故,連帶國民教育、思想和制度「去殖民化」、中國歷史教育、憲法與基本法教育等都沒有認真和大力推行。與此同時,「一國兩制」雖然授予港人許多內地同胞都沒有的權利,但對於他們對國家、民族和中央所應該擔負的責任卻較少講述,而其實對此不少香港華人茫然不知或假裝不知。

  特區政府計劃將舊制下的公務員子女教育津貼政策擴展到內地中小學,是一個進步,但步伐太小,因為仍然沒有涵蓋內地的大學。由於中小學教育與大學教育有銜接機制,有關政策等於繼續「逼」公務員子女到外國升學,這樣的情況必須改變。

  26歲女侍應在前年黑暴期間充當TG起底頻道「阿囝搵老豆老母」的管理員,早前承認串謀煽惑縱火等兩罪,昨日被法庭判囚三年,成為本港首宗針對社交平台管理員的定罪。有人大驚小怪,又拿所謂「政治打壓」說事,殊不知打擊網絡煽動犯罪正是國際標準。

  上周四是國家第六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也是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的第一個國家安全日,對香港而言意義重大。維護國家安全是香港的憲制責任,但回歸後,香港未能完成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工作;2020年6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香港國安法並在特區頒布實施,使國家安全在香港長期處於「不設防」狀態成為過去式。

  1981年7月18日,香港著名作家查良鏞曾在人民大會堂獲鄧小平接見。查氏曾以無比欽佩的口脗稱讚鄧小平的治港遠見,「鄧小平先生在香港創『一國兩制』,涉及經濟及社會制度,規模非漢唐所及。而和平轉政,揖讓換朝,策劃周詳,垂之長久,更遠勝前人了。」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市面大致回復平靜,但顯然部分「港獨」分子仍然不欲亂象止息。近日,鬧市街頭就突然出現了一批自稱是「開站師」、「香港維吾爾人權關注組」等可疑組織,擺設街站煽動市民罷買、抵制新疆棉。攬炒派組織職工盟也有參與其中,更將新疆棉抹黑成「血汗棉」,稱其來自「再教育營」,並呼籲「不要成為中共打壓維吾爾人權的幫兇」雲雲。

  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國務院港澳辦在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聯名發表文章,形容2019年的「修例風波」實質上是一場港版「顏色革命」,「港獨」猖獗、「黑暴」肆虐、「攬炒」橫行,外國勢力指手畫腳、深度干預;文章並指出中央堅定支持特區政府在教育、傳媒等領域推進撥亂反正工作。

  全球各地全力推進疫苗接種工作,不少國家的接種率已達人口的一半,一度讓人們見到抗疫勝利的曙光,不料曙光乍現即逝。正是在對未來過於樂觀的情緒作用下,不少國家急於重啟經濟,過早放寬社交限制,導致疫情兇猛反彈。過去一周,全球錄得520萬人確診,創出疫情爆發以來的新高。變種病毒亦已殺入本港社區,成為巨大安全隱患。病毒不斷變種,疫情瞬息萬變,抗疫機制、策略、目標也必須跟着變,使之更具前瞻性、更果斷、更有效率,這是對特區政府管治能力的重大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