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話」,顧名思義是游離於正常社會之外、屬於特定小圈子群體的隱秘話術。江湖中人、綠林好漢、土匪海盜,各有黑話。就以舊時土匪頭目來說,東北稱「掌櫃的」,四川稱「舵爺」,河南稱「總架桿」。《智取威虎山》那句「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在內地簡直人盡皆知。

  互聯網黑話,並非有多「黑」,主要因其在行業內尤其那些頭部大廠中盛行,與黑話類似之處在於使用稀奇古怪的概念字眼,幾乎形成了一套特殊話語體系。「應變時間軸倒逼衝擊,激發存量勢能,高效煥新生成。」這是怎麼回事?原來只是說:來不及做新方案了,找找以前的東西,改改交上去好了。

  看起來真讓人啼笑皆非。但現實中,這種語言文化大行其道,裝腔作勢,藉以嚇人。如果不能掌握,就無法融入工作運轉。這種混搭着科技「凡爾賽」、譯製腔,又夾雜着部分漢譯名著式學術概念模式的話術,在本質上跟「殺馬特」的火星文,孔乙己的「回字的四種寫法」相似,是一種亞文化的自我封閉與傲嬌。

  仔細想像,也能理解。本來只是做了些常規之事,但流水線式的高強度工作中,時刻需要「留痕跡」、做總結。又不能說大白話,只好堆砌一些高大上的抽象辭彙以壯聲色。筆者年節辦宴,只是請親朋來「吃好喝好」,也要假模假式抄上「薄具菲酌」幾個大字。

  然萬事有度。過度陷入「黑話」式的內卷,對於公司效率、個人精神、企業文化,都有負面侵蝕。應該學學唐宋八大家,來一場古文運動,衝擊一下那僵化虛浮、晦澀難懂、矯揉造作的駢文辭賦才好。否則,「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用「黑話」,就成了「對原漿物態沉浸式體驗的主動揚棄,進化為對自然生態的深度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