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股觀經/拜登修路 意在就業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李迅雷

  圖:從當前美國非農私人部門失業率上來看,建築業以超過8%的失業率水平位居第三。美聯社

  由於美國總統拜登投資計劃所需資金主要通過加稅來籌集,其對經濟增長的拉動效果並不明朗。一方面,雖然基建投資能夠直接帶動需求,但對企業加稅的行為無疑會使這種效應大打折扣;另一方面,通過政府投資來代替私人投資在效率上來看可能也並不划算。但拜登計劃對於就業的改善或將有比較大的貢獻。

  之所以拜登選擇基礎設施作為其投資計劃的核心抓手,一方面是源於美國當前落後的基礎設施狀況亟需改善。根據世界經濟論壇對全球基礎設施狀況的評分,美國已不在全球經濟體的前十名之列,不僅落後於東亞的日本和韓國,也趕不上歐洲的西班牙、德國、法國和英國等老牌發達國家,與其經濟地位並不相稱。

  美國基建問題在哪裏?

  而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對美國當前基建狀況的評級也只有C-,雖然較上一次評級有所提高,但同樣指向美國老化的基建設施狀況。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基建設施同其人口分布情況也並不匹配,人口密度較高的美國東西海岸大部分州基建設施評分也只有C-,並沒有高出美國的平均水平,而人口密度較低的中部地區,部分州基建評分反倒要好於東西部地區。

  據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估計,在未來的十年內,美國如果想要保持基礎設施的良好狀況,所需的資金缺口大約在2.59萬億美元左右,其中以交通運輸的資金缺口佔比最高,陸運、水運和航運合計佔比要超過一半。

  事實上,這幾年來美國在基建投資上確實沒有比較大的作為,自2003年起基建投資規模佔GDP的比重一直穩定在4%左右,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基建投資規模佔GDP的比重從2003年的不足10%,到2017年已經提高到超過20%。

  另一方面,拜登提出大規模基建計劃也同疫情後穩定經濟和就業的現實需要密切相關。受新冠疫情衝擊,美國經濟增速大幅下挫,2020年二季度同比增速跌幅曾高達9%,失業率也一度突破14%。雖然在疫情逐漸得到控制、財政貨幣刺激力度加大的情況下,美國經濟短期有所好轉,但中長期增長動力仍顯不足。而美國歷史上不乏通過基建帶動經濟擺脫衰退陰影的成功經驗,因而此次拜登基建計劃也是力圖效仿。

  拜登計劃投資在何處?

  拜登公布的投資計劃涵蓋範圍較廣,雖然其中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佔據了最大比重,但也不乏其他領域的投資,比如針對住房的建造更新投資在該計劃中的比例接近10%,再比如對製造業振興和創新投資的支持也超過計劃投資規模的20%,這些領域的投資同樣值得關注。

  按照相對寬泛的統計口徑,可以把美國的基礎設施投資分為三個部分:一是傳統基建如電力、交通和供水等領域的投資;二是公共設施如學校、醫院和公共安全領域的投資;三是數字基建如信息技術領域的投資。而這次拜登的投資計劃明顯側重於傳統基建和公共設施領域,對數字基建的投入偏低。2017年美國基建投資中傳統基建佔比略超過42%,而拜登計劃中基建投資資金超過57%投向了傳統基建領域,高出傳統基建佔比約15個百分點,在公共設施領域,拜登計劃的資金投向也要高出其佔比近5個百分點,但在數字基建上,拜登計劃投資僅佔其基建領域投資的6.5%,明顯低於數字基建在基建投資中超過25%的佔比。

  從美國的傳統基建投資結構上來看,能源領域和交通運輸領域得以分庭抗禮,佔比均超過了40%,其他領域投資規模相對較小。而此次拜登投資計劃在傳統基建領域中,對交通運輸的投資規模偏高,明顯超過了能源投資部分。但事實上,拜登所倡導的綠色能源社會的願景體現在這份投資計劃的各個方面,比如在超過6500億美元的交運基建投資中,就有約1700億美元用來發展電動汽車市場,再比如在住房投資中計劃安排270億美元的資金用於綠色節能改造。因此,如果算上這些對於能源投資的配套,該領域的投資規模並不算低。而在拜登這份計劃之下,綠色能源開發及其應用領域的發展將會顯著提速。

  拜登此次計劃雖也涉及到住宅投資,但支出規模相對較低。2019年美國住宅投資超過8000億美元,佔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超過18%。而拜登計劃中安排的住宅投資規模八年內僅有2000億美元左右,剛剛超過2019年住宅投資規模的四分之一,年均計劃投資規模更是不足2019年住宅投資規模的3.5%。

  對於製造業投資部分,拜登計劃特別強調企業自主創新能力的培育。一方面,專門拿出計劃資金的約8%用於創新技術方面的投資;另一方面,拜登在計劃中也提到要加強關鍵產品的供應能力,着重指出投資500億美元用於半導體行業的研發。2018年以來,美國研發支出投入強度再度突破3%,2020年更是超過3.3%,在此基礎上,拜登旨在通過加大研發支出規模保持住美國的競爭力優勢。

  基於對拜登計劃的不同理解,市場對於基建資金的來源尚有一定爭議。但大體上來看,這次拜登的基建計劃所需資金,主要還是通過加稅的方式進行籌集,其中最關鍵的提議就是擬將美國公司稅稅率提高到28%。

  而在特朗普減稅之後,美國法定公司稅率(聯邦和州合併計算)已從OECD(經合組織)國家最高水平降至和OECD國家平均水平相差不遠,根據稅收基金會的測算,拜登加稅舉措將使得美國對公司收入的綜合稅率再度回到OECD國家最高水平。

  拜登投資計劃對經濟增長的拉動效果並不明朗,但對於就業的改善或將有比較大的貢獻,基建投資所創造的就業崗位超過六成集中在建築業,而從當前美國非農私人部門失業率上來看,建築業以超過8%的失業率水平位居第三。

  「穩就業」還是「穩增長」?

  不過,拜登計劃所需資金採用加稅來籌集的方式,將會顯著改善美國的財政收支狀況。2020年為應對新冠疫情衝擊,美國財政刺激方案迭出,聯邦財政赤字佔美國GDP的比例接近15%,創下1962年以來的新高。而拜登在基建計劃中提出,將在十五年內籌集超過兩萬億資金,不僅能夠支付投資計劃,還有助於財政赤字的緩解。

  財政赤字的攀升伴隨着國債發行的激增,而這次主要靠央行印鈔來買單,美聯儲啟動了不限量的量化寬鬆政策,其持有國債規模同比增速在2020年下半年突破了100%,今年前兩月也處於95%以上的高位,而2月美國M2(廣義貨幣供應)同比增速繼續走高至超過27%。

  那麼,如果後續基建計劃對於舉債融資的依賴性下降,這也意味着美聯儲持續購債的必要性有所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