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是分享生活的地方,但近期發生的污名化事件,令我不得不在專欄「講講古」。

  八十年前,有一個地方,那裏雖然沒有受到二戰的影響,卻也壓迫不斷,集中營遍地,各民族的政治犯塞滿了監獄。軍閥出身的統治者為了自己的利益,搖擺在各種政治勢力之間,不斷背叛,而每一次背叛,背後都是舉起的屠刀。為人民謀福祉的父母官,轉眼被投入監獄,各族同胞回到往日的無盡壓迫中。

  孩子與父母一同關在監牢之中,夫妻在監獄中不得相見,酷刑折磨着他們,只能在每日放風時的短短時間裏傳遞相思。共事的夥伴、敬仰的前輩、監獄裏的獄友未經審判便以各種名義被帶出監獄,再見已是一抔黃土。

  後來,在國家的幫助下,那裏經濟大幅增長,民族矛盾弱化。雪山的冰水消融,既灌溉了一片片綠洲,餵養了成群的牛羊,也收穫了雪白的棉花。

  現在,某些人,忘記,或是根本不了解那裏曾經的模樣,在各種媒體上鼓唇弄舌,污名化那個地方,以所謂的「人權」標準衡量完全商品化的棉花,試圖通過不公平的貿易競爭,打壓那個地方的經濟。

  或許你早已知道,我所說的就是新疆,而文中所說的,都是我祖父母的親身經歷,他們曾經被派去新疆工作數年,其中四年,被軍閥投進監獄,幾乎喪生,而夥伴、前輩與獄友,也都是當年犧牲在新疆的烈士。

  作為真正意義上在軍閥統治時期新疆監獄幸存者的後人,我更為以所謂「民主自由」的名號,無端的污名化現代新疆感到憤怒。當雪白的棉花成為無妄攻擊的工具,當民生措施被打上壓迫的標籤,當恐怖主義者成為「人權鬥士」,當某些媒體、某些公眾人物未經調查就輕信這些所謂的「事實」,或許這次針對棉花的「行動」,才是真正的政治迫害。

  指責、迫害之前,不妨看看往日的故事,了解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壓迫,什麼是真正的「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