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復活節還有兩周的時候,我就在花園裏的樹枝上掛上了彩蛋,門前也放上了抱着一筐彩蛋的兔子,其實我並不是年年都會這麼積極地去做這些事情。但是今年心情卻有些不一樣,畢竟,疫情自去年以來就沒有真正好轉過,所以,誰都希望,當春天終於到來的時候,世界萬物都能有一場「復活」。

  復活節本來是基督教的節日,耶穌基督在周五被釘上十字架,之後的第三天復活,而兔子和雞蛋原本與復活節沒有直接的關係,就像聖誕樹與聖誕節沒有內容上的真正聯繫一樣,但是它們都象徵着生命的不息和長青的希望。兔子是春天裏抱窩最早的,而且繁殖力非常旺盛;雞蛋本身可能蘊含着新的生命,在中國,誰家生了孩子,鄰里朋友也有送紅雞蛋的習俗,但是復活節的時候雞蛋好像特別多,這是因為復活節前的四十天是齋期,在這一段時間內不能有葷腥,雞蛋也屬於葷的,所以不能吃。不吃肉好辦,那些豬牛雞鴨不去宰殺就是,但是雞總得生蛋吧,因此四十天之後,復活節開齋之時,那些集了一堆的雞蛋就被染上了顏色,或是作為裝飾,或是藏起來讓孩子們去找(比如德國),或是玩「滾雞蛋」的遊戲(比如英國)等等,花花綠綠,喜氣洋洋。當然,現在真正齋戒的人越來越少了,彩蛋也更經常是巧克力的,但風俗卻是傳承了下來。

  和外面漸漸濃起的綠意相應,家裏復活節的餐桌也是以綠色為基調,綠色的蠟燭,綠色的餐巾……綠色,是希望的顏色。好像通過這一場的疫情,才突然發現,原來今天之後未必會有明天,冬天過後也許春天不會再來,那些原本認為是那麼天經地義的事情,其實是多麼的可貴、多麼的值得人珍惜。

  今年的復活節又遇上了清明節,這兩個節日,好像一個西方一個東方,彼此風馬牛不相及,但仔細想想,卻會發現,它們不僅在時間上,而且在意義上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清明時節雨紛紛,這似乎應該是一個悲傷的日子,可是,在去祭祖掃墓的時候,在思念親人的同時,我們想要表達的,不正是對生命的感激嗎?我們是先人們生命的延續,終有一天,我們會把這個世界交到下一代的手中,這一代一代的傳承不就是生命的傳承嗎?

  下午的時候,我把母親的相片放在了寫字枱上,轉眼,母親去世已經快七年了,曾幾何時,我不再在清明節時點香,而是和她一起喝茶,在她的相片前放上沏好的綠茶和幾個巧克力彩蛋,然後我們一起拉家常,有一搭沒一搭地,說累了,我就打開電腦寫文章,她就在一旁看着我,彷彿從未曾離開過。

  經過一個漫長的冬季,終於又見春天。願我們這個疲累的世界,能夠重新煥發出盎然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