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已見不少反中亂港者紛紛拋售在香港的物業套現,這兩天,被黃絲封為軍師的劉細良傳出以四千三百八十萬出售北角一處房產。一早被傳已經「着草」加拿大的劉細良賣產,引起黃營反彈,大跌眼鏡,玻璃碎了一地,不少黃絲在網上聲討劉細良,要求他捐出資金,又有人如夢初醒般呼籲不要再課金給劉細良等政棍。

  劉細良在二○一九年「修例風波」中一直扮演黃營軍師的角色,持續發表一系列反中亂港的文章,藉此煽動黃絲走上街頭。例如,劉細良把反中亂港活動美化為所謂「逆權運動」,又明言要利用「仇警」擴大影響力達到政治勝利。自從香港國安法落地之後,劉細良就和其他反中亂港者一樣逃離香港。去年十二月,網上有傳劉細良已經移民加拿大溫哥華,儘管之後他接受媒體訪問時聲稱,「在那裏過聖誕,因為家人在溫哥華。有心。」不過,劉細良至今參與節目依舊是以連線的方式舉行。

  這位熱心關心香港的加拿大人至今不敢露面。直到近日,劉細良賣產消息傳開,一眾黃絲才如夢初醒。有連登仔就立即在連登上發帖呼籲「立即停止課金畀政評KOL」,批評如劉細良等黃絲圈的KOL平日接受黃絲的課金,又不時呼籲要支持這個運動,支持那個人士,但最終這些黃絲圈的KOL如劉細良一樣,自己賺得盤滿缽滿,有大把資產,但那些被他們蒙騙而誤入歧途的年輕人則是要麼坐牢,要麼一貧如洗。

  其實妖言惑眾、誤人子弟的何止劉細良一個,即使在反中亂港勢力一敗塗地的今天,依舊有某幾個毒媒以及黃絲KOL繼續蠱惑民眾。從二○一九年到現在,這些黃絲KOL最核心的論述就是:「我們有西方支持,中國遲早會爆。」但現實中卻狠狠地打臉,中國不但沒有「爆」,反而在經濟、軍事以及國際政治影響力上不斷提升。相反,黃絲陣營猶如樹倒猢猻散,一敗塗地。

  如今回看「修例風波」以來,最大的獲利者就是劉細良等黃絲KOL,這些人利用當時民粹主義的情緒,在輿論場上發表迎合黃絲口味的言論,這就如同讓一眾黃絲支持者抽食着「精神鴉片」,每日看着他們的誤導言論而自嗨,兩者之間逐漸形成精神上相互依賴的關係。然而,當一切回歸現實,黃絲支持者們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被精神鴉片所迷惑,付出的是金錢,甚至是前途,而劉細良等人坐收的是真金白銀,香港被搞亂之後,這些人遠走高飛,賣產套現,活得逍遙自在。

  也難怪有黃絲支持者大罵劉細良等人是政治騙子,黃絲們確實要好好問問劉細良們,他們課金的錢用去了哪裏。說到這裏,不知道大家是否覺得黃絲KOL的生意經像極了詐騙傳銷,但說句不好聽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