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法式情懷裏,水果撻一直都讓人低調地沉迷。沒有馬卡龍的神仙氣質,也沒有閃電泡芙的花樣繁複,但就是簡單而富有深意,熟悉並勾人思緒。一塊入口,清湯寡水般的日常生活,陡然變得充滿色彩。

  水果撻最有春天氣息,草莓的嫩紅、藍莓的光澤,加上一棵樹莓微酸卻少女感滿分的點綴,讓這小小的一個碗盞中,竟也能看得見天地。不管你是不是鍾情於水果,也會想着嘗上一次,至少不錯過這一顆顆走在時間線前面的果實,不辜負這一盤相映成趣的曼妙身姿。這大概也是它的聰明之處了,在味覺和視覺以外,還能再做文章,看着飽滿的果實,就好像擺在那裏都是奢侈,有花堪折直須折,如果不吃,豈不更要滿心歉意?

  說到底,撻這個東西本身,也算得上法式甜品濃縮的精華了,不引人矚目,卻是十分重要的基本功。一家店如果連撻都做不好,那其他品類也根本不用去想了。反過來,如果撻做得過關,那多半產品都會是及格線以上,對後廚師傅的信任感,也就建立起來了。一份優秀的撻皮,薄厚約三毫米,烤到焦香酥脆,聞起來就能勾魂的程度。上面不管放上何種水果,都能沉得住氣、鎮得住場。講究的食客也從不會糾結吃法,刀和叉根本用不到,直接用手放進嘴裏,一氣呵成,沒有「中間商賺差價」。

  有眉清目秀的水果,有指點乾坤的撻皮,而中間的那一層達卡仕醬(pastry cream)真可謂無名英雄了。打出一層順滑香甜的醬,不僅要味道好,還擔負着保證撻皮不潮濕軟塌的職責。等嚼在嘴裏,一股輕盈美好的觸覺撲面而來,爆漿的果汁在達卡仕醬這裏默默緩衝,到達撻皮時機剛好,層層疊加,不停也不膩,果然是春日最生動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