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完成審議並全票通過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修訂草案。除了立法會議席比例、構成和選舉委員會規模、功能等優化之外,設立資格審查制度也是另一個關注焦點。

  資格審查制度的設立,實際上是為了落實愛國者治港的政治倫理。這是照顧香港的實際情況,一方面繼續維持香港面向全球的高度開放,另一方面也針對治港班子的組成,貫徹香港國安法的相關要求,防止美國及一些西方國家的全球霸權主義干預世界各地選舉,而在香港出現勾結國外及境外勢力的代理人。

  建立愛國政治規範

  劃清愛國者政治倫理,是為了確保從政者都能夠以國家安全和利益、香港繁榮穩定為己任,防止出賣國家和香港利益的參政道德規範。這標準跟香港國安法的立法方向是一致並結合的。所以可說,從去年起到現在所做的各項立法和設計,並非分割而是一個整體制度完善的構建。任何人需要符合香港國安法的規定,才有權參選和當選。這便是為什麼說「泛民主派」人士中也可以有愛國者,這些人也可依法參選和當選。資格審查的目的,不是為了打壓某類政治主張的人士,而是要防止對國家有安全危害的人加入特區管治班子。這體現了制度運作中的法治原則,香港國安法是對愛國者定義的法律體現。當然這只是對於參政者的最低法律要求,選民的期望有更高的情操要求,那就是政治問題了。

  鄧小平對愛國者的定義和治港要求是很寬鬆合理的。隨着二十多年「一國兩制亅的實踐,按照基本法按實際情況的原則,香港被美國和部分本地人士利用為對抗國家和傷害中國國家安全和利益的橋頭堡,所以便產生了以香港國安法為愛國者定義原則的法律化實踐,並通過資格審查機構為執法機制。這便是香港選舉制度中對政治倫理法律化的過程。

  修補港英遺下漏洞

  對香港來說,受英國長期統治而缺失國家觀念引發了國家安全的漏洞。為了平衡對世界的開放和保護國家安全的需要,鄧小平早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便已經提出了愛國者治港的說法:「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未來香港特區政府的主要成分是愛國者,當然也要容納別的人,還可以聘請外國人當顧問。」這次建立起候選人資格審查制度、以香港國安法來闡釋愛國者的定義,便是軟制度構建的核心。

  這當中的具體體現,除以香港國安法為基礎,通過負面清單的形式來落實鄧小平的要求,其中包括排除反中叛國、與國外境外勢力勾結、收外方金錢、搞各式「獨立」主張、暴力革命、攬抄人士等等。對於國家體制,包括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和中國共產黨的執政黨地位也應該尊重,否則又怎麼能說是愛國呢?這些內容,便正正是香港國安法當中所要求規範的。

  事實上,當候選人沒有危及國家安全的問題時,當然更加容易走向普選。通過法律規範,高度自治也能更好地落實。

  所以可說,從香港國安法的實施,到重新對愛國者治港的申明並建立起相關的審查機制,都反映着全國人大正依照基本法的「按實際情況」原則來行事,構建起一套依法而行、符合法治原則,並且能夠兼顧到政治倫理等軟制度的香港選舉制度建設,使愛國者治港的政治行為規範有了法律體現和具體執法機制,這是循序漸進發展香港民主的重要一步。

  香港特區政府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