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情共鳴/國產新電影崛起 撼低荷里活大片大公報記者 曾萍

  圖:中國本土影視用好故事塑造一個個鮮活的角色,同《美國隊長》等美國式主旋律電影相比,更有親近感,更易引起共情共鳴,圈粉大批年輕觀眾。圖為山西太原民眾在影院觀影。中通社

  清明假期,一部《我的姐姐》「橫空出世」,成為內地票房市場最大黑馬。從票房數據上看,《我的姐姐》首日票房收入3525萬元(人民幣,下同),超越《哥斯拉大戰金剛》2104萬的當日票房。從年初的「李煥英」,再到現在的「姐姐」安然,中國本土的溫情影視片用好故事塑造一個個鮮活的角色,同《美國隊長》等美國式主旋律電影相比,更有親近感,更易引起共情共鳴,圈粉大批年輕觀眾,更成為休閒娛樂首選。

  2021春節檔,一部以抗癌為題材的現實主義溫情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用溫情故事打動不少觀眾。而這部電影也是90後甘曉玲近期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

  「電影裏的那句『生活很苦,但不要放棄愛與希望』台詞,太令人動容了。」對於甘曉玲來說,不需要宏大的場面、絢麗的特技,溫暖的故事一樣可以讓她心甘情願買票走進電影院。「以前去電影院總會奔着大場面、多特效的歐美大片,但是現在我更願意為好的電影故事買單,近年來,很多國產電影敘述的故事都很好,所以去電影院看國產電影也成為我休閒娛樂的首選。」

  當代青年有更深家國情懷

  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城市停擺。疫情後,「治愈系」電影用溫暖的色調和敘事手法,講述來自平凡人的故事,屢創內地電影票房紀錄,其中電影《你好,李煥英》總票房超過50億元。「第一天在網絡購票平台看,票都賣光了,第二天再看只剩下零星幾個邊角位置,一部國產電影這麼火,感覺很久沒出現過了。」今年讀大四的李達奇告訴記者,看完電影後,影片流露的母女間簡單、純粹、真摯的情感內核,直擊人心。

  當代青年人成長於多元文化興起的時代,他們有更多機會走出國門,感受不一樣的外國文化。

  他們或許「哈日」「哈韓」,不過骨子裏,當代青年卻有着更深的「家國情懷」。去年集結9位導演、近百名演員的《我和我的家鄉》,從細微處切入,講述一個個普通人投身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故事,總票房破27億元。「我們不排斥主旋律的電影,而是不喜歡填鴨式的故事文本,好的人文故事和商業化的包裝,也能引起我們的愛國共鳴。」80後上班族黃先生表示。

  據國家電影局統計,2020年票房前10名影片均為國產影片。業內人士分析,中國觀眾的電影消費悄然發生改變,不再一味「仰視」荷里活,對好的國產片也表現出更多的肯定。

  內地電影票房三日破8億

  從《流浪地球》、《中國機長》,到《金剛川》、《奪冠》,近年來中國電影以「家國情懷」為基礎,引起年輕一帶的共情共鳴。「或許我們喜歡日本動漫、美國電影,但是也並不影響我們買電影票,看優秀的體現愛國主義的主旋律電影。其實就像《美國隊長》這樣的荷里活影片,又何嘗不是美式的主旋律影片呢?不過看中國的電影更有親近感,產生的共情是不一樣的。」黃先生說。

  另外,經歷過三月份的低迷之後,電影市場終於在三天小長假迎來小爆發。十多部影片齊上陣,單日票房破3億,總票房超8億,單片票房超4億,打破多項票房紀錄,成就「最強清明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