亟待優化/深派數字人幣 市民竟嫌錢腥?

  圖:在深圳龍華區的一家超市,收銀員掃碼中籤者抽中的「數字人民幣春節留深紅包」。新華社

  今年以來,數字人民幣加快在全國許多城市實施,深圳目前已經進行了三輪試點,並在上海、北京、蘇州等全國多地開花,快速由點到面廣泛深入試點應用。中行、工行、建行和農行等在深圳積極爭搶合作商戶,紛紛跑馬圈地,目前已有上萬商家踴躍加入。不過,在數字人民幣應用過程中,也存在一些問題,包括許多市民棄獎、宣傳不足、網點不夠普及和使用不方便等,在深圳三輪數字人民幣試點後,每次均出現200-300萬的紅包遭到遺棄的情形。大公報記者 李昌鴻

  數字人民幣紅包在深圳經過三輪試點後,吸引了無數市民參與其中。一些市民儘管沒有機會中籤,但是他們對數字人民幣十分感興趣,從事傳媒工作的劉先生在多次申請沒有中籤後,經朋友介紹工行深圳分行正在推白名單申請,他踴躍參與,等待近一周的審核後方獲准參與。他立即根據工行給的鏈接下載數字人民幣App,在轉入300元後,便去福田沃爾瑪和華潤萬家等地購物,展示收款二維碼,一秒鐘便可以實現快捷支付,與微信和支付寶沒有區別。

  缺乏宣傳 網點少使用不便

  不過劉先生也感覺數字人民幣使用起來仍有一些問題,目前全深圳使用網點偏少,僅有上萬家,很多地方商家不能支付,使用起來不太方便。儘管中行、工行、農行和建行等各大銀行在逐步推進,但是因目前僅僅是試點,未全面鋪開。此外,困惑劉先生的數字人民幣App用於資金轉出轉入並不是很方便,界面標識不清楚,不能一眼直觀地看到,而是要不停地試着找,花了約一兩分鐘後才找到。他希望未來界面可以優化,讓用戶用起來方便和簡單明瞭。不過,在轉賬時,他可以便捷地從自己其他銀行卡裏轉錢進來,也可以很快轉錢出去。

  記者發現,與劉先生遇到的問題不同的是,在深圳三輪數字人民幣試點後,每次均出現200-300萬的紅包遭到遺棄,這無疑值得關注,「竟然出現送錢沒有人要」無疑令人十分詫異。去年10月中旬羅湖區推出1000萬數字人民幣紅包,有214萬紅包遭到放棄;今年1月中福田區推出2000萬數字人民幣紅包也有超過300萬紅包被放棄;2月9日龍華區2000萬數字人民幣紅包使用結束,同樣也有近300萬紅包被遺棄。

  對於大量紅包未被人申領和消費,人民銀行深圳中心支行媒體部有關人士告訴記者,主要有多個方面的原因,部分人未留意或者不知道自己中籤,未及時下載數字人民幣App進行使用,導致領取紅包人數離實際份額均出現部分差距;也可能有一些人不把200塊看在眼裏;還有一部分人確實不知道怎麼用。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她認為,這就需要多方面花費大量的資源、人力和物力來宣傳、普及和推廣。

  匿名支付 隱私保護等級最高

  此外,對於外界傳言數字人民幣「侵犯用戶隱私」等,近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21年會上,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表示,在當前數字人民幣試點測試工作穩步推進過程中,有人擔心央行掌握用戶交易信息,侵犯用戶隱私;也有人認為數字人民幣的匿名特性將導致數字人民幣成為犯罪工具,這些都是誤解。「可控匿名」作為數字人民幣的一個重要特徵,保障公眾合理的匿名交易和個人信息保護的需求,也可防控和打擊洗錢、恐怖融資、逃稅等。在現行支付工具中,數字人民幣對用戶隱私保護等級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