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修訂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針對選委會及立法會選舉進行「微創手術」,對於近年屢屢「越權」「越界」的區議會,人大常委會修法明確區議會不再在選舉委員會及立法會中佔據議席,但對於具體改革卻未有太多着墨,箇中原因可能是先由中央定下大框架、定下主要原則,下一步再作出處理,或交由特區政府進行具體的改革工作。

  對於區議會改革,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在區議會換屆前,中央或特區政府會研究調整區議會的組成,例如改變區議員總數及分區等,又透露有人建議重新考慮新增區議會委任議員,以增加代表性及平衡意見。

  完善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不單是針對特首、選委會以及立法會選舉,區議會同樣需要落實有關要求。事實上,區議會正是香港近年政治亂象的一個縮影,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門大開,讓大批攬炒「港獨」分子佔據,令區議會變成一個反中央、反特區的政治平台,甚至以公帑資源資助「黑暴」,這說明區議會選舉同樣存在嚴重的漏洞,而且在區選單議席單票制之下,有關的漏洞更被大幅放大,令建制派在取得4成得票下只取得1成多議席,嚴重扭曲了選舉結果,更令區議會變得烏煙瘴氣。

  應緊隨立會合併選區

  完善選舉制度,區議會也是一個重點整頓的對象,人大常委會剔除區議會在選委會及立法會的議席,這既是回歸區議會初心,也是撥亂反正的重要一步,但這只是開始,改革區議會也需要從選區大小、選舉辦法以至議員產生辦法等不同方面作出全面改革、動手術,確保「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可以不折不扣地在區議會得到落實。

  在區議會劃界上,現時全港共分18個區議會,共有452名民選議員,27名當然議員。現在人大常委會決定立法會的分區直選將分為10區,每區2席。立法會直選由5區變成10區,這樣區議會是繼續保持現在18區的編制,還是跟隨立法會合併為10區?將區議會同步合併成10區,好處是避免了以往分區過細的問題,可以較宏觀地處理地區問題,也有利區議會與立法會對口。否則,如果區議會不改變現在18區編制,這樣在區域上將未必能對接立法會的10個直選分區,出現支離破碎的問題,所以區議會的18個選區很大可能需要重劃及合併。

  在參選資格上,一些反對派人士如民主黨主席羅健熙之流,還天真的以為不認同「愛國者治港」,最多是不能參選立法會,依然可以保住區議會議席。這完全是一廂情願,區議會要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當然不單是要求議員宣誓,否則大批為了「糧支」的攬炒派議員相信也會照樣宣誓,但這些人卻不可能變成愛國者。所以未來區議會的候選人同樣需要接受資格審查,區選同樣需要嚴格把關,絕不能再出現猶如無掩雞籠的情況。一些政黨如果拒絕成為愛國者,拒絕接受「愛國者治港」,其成員當然不可能參選立法會,但這些人是否仍可以參選區議會呢?當然不可能,因為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不會存有死角。

  重新廣納四方人才

  在區議員的構成及產生辦法上,坊間有意見認為應恢復委任制。區議會設立委任制的目的,是為了包攬多方面的專才,以更好地發揮區議會的職能。區議會是一個諮詢組織,就區政向政府提出意見。既然是諮詢建言組織,自然需要有各方面的專才。一個客觀的現實是,專才不一定熱衷選舉,他們甚至不是政黨成員,這些人通過選舉渠道是不可能吸納的。選舉產生的議員,主要是社區工作者、是全職的政治人,這些人的意見當然重要,但卻不適宜整個區議會都是同一類人的聲音,否則區議會如何發揮建言的作用?

  在區議會的委任制下,多年來為區議會輸送了大批專業人才,有企業家、律師、會計師、醫生、工程師、教師等不同背景、不同專業、不同範疇的人士,為區議會提供了大量專業意見,當中一些人更通過委任制走入政壇,繼續發光發熱。委任制不但為政府地區事務及施政提供大量有質素、有見地的建議,也為香港政壇輸送了大量人才。

  然而,委任制卻一直被反對派肆意抹黑,最終在政制改革下將委任制全面取消,但取消了委任制的區議會,是更能發揮職能,更好地服務地區服務市民,還是「異化」成政治鬥爭平台,政治凌駕區政、凌駕市民訴求?相信市民都看在眼裏。

  既然要推動香港選舉撥亂反正,也應同步讓區議會回歸原來職能,回歸初心,恢復委任制,正是讓區議會撥亂反正的重要一步,既可讓區議會重新廣納四方人才,又可防止攬炒派利用選舉漏洞把持區議會,確保區議會掌握在愛國者手上。這樣的手術應該及早進行。

  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