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被香港和西方一些人稱作是「違反了『一國兩制』」,有媒體更聳人聽聞,聲稱「『一國兩制』曲終人散」雲雲。

  「一國兩制」絕非權宜之計

  國務院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說,「『一國兩制』是我們的國策,沒有任何人比我們更加珍惜『一國兩制』,沒有任何人比我們更加了解『一國兩制』的真諦,沒有任何人比我們對『一國兩制』更有定義權和解釋權。」張曉明的話看上去很強硬,但講到了問題的根本,那就是「一國兩制」是中國獨創,中國最知道「一國兩制」對國家和對香港的價值,因而最珍惜「一國兩制」,最不允許任何人破壞。

  「一國兩制」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不是憑空出現的,也不是任何今天自以為是地譴責中央對港政策的那些西方勢力賜予的。「一國兩制」的構想是鄧小平等老一輩領導人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提出來的天才設想,是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是香港回歸後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安排,也是國家根本利益所在。「一國兩制」根植於中國土壤,是中國數千年「和」文化、包括政治文化的體現,它選擇的是包容和和平,理解和開放,開創了歷史上和當代世界任何曾經處於分裂或分治狀態的民族國家實現國家統一的新道路、新模式。是中國為徹底實現國家統一、民族大團圓的最終路徑選擇。試看當今世界,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權有中國這樣的胸襟和政治智慧?

  也正是因為這樣,中央不僅提出「一國兩制」,將「一國兩制」作為國策寫進憲法,還開展了「五十年不變」的國家治理模式新試驗。實踐好「一國兩制」,是中國的國家利益所在。誰最希望「一國兩制」實踐成功,行穩致遠,不言而喻。

  「一國兩制」絕不是權宜之計。過去24年來,中央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呵護「一國兩制」這一新生事物。香港媒體對於「一國兩制」這個詞彙高度敏感。他們會從每一個與香港可能有關係事件的報道中,來揣摩「一國兩制」在國家的地位。每年的兩會,包括政府工作報告,領導人講話;中國共產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香港特首到北京述職,等等,都是他們悉心揣摩分析的「標的」,中央的每一項對港政策,他們都會反覆掂量分析。事實不斷在證明,「一國兩制」在中央心裏從來沒有褪色,中央初心依舊,希望「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努力依舊。多年來,香港社會也深深感到中央對港的「愛之深,責之切」,以及「為之計深遠」的良苦用心。

  既然作為人類歷史上的創新試驗,香港「一國兩制」的實踐就不可能是完全的大直路,沒有坡坡坎坎。比如,2014年的非法「佔中」,妄圖脅迫中央撤回關於香港政改的8.31決定;2019年的黑暴,試圖奪取香港管治權等重大事件,令香港「一國兩制」實踐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一方面,香港回歸需要人心回歸,需要更多港人對國家有全面正確的認知,既尊重「一國」,又用好「兩制」。這是一個長期而複雜的「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另一方面,這些年國際局勢的異常複雜影響到香港。一些西方勢力將對中國的惡意和打壓施加到香港,令香港這個中國的內部事務和「一國兩制」實踐範圍內的事情,被無限外延化和政治化,令香港問題日趨複雜。

  國家安全無退讓空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哪裏有問題就解決哪裏,倒洗澡水絕不倒掉嬰兒──中國數千年的哲學智慧教會我們今天處理香港「道路曲折和前景光明」的矛盾。

  香港當前的根本問題是什麼?張曉明一針見血:香港當前存在的主要問題是政治問題,是涉及奪權與反奪權、顛覆與反顛覆、滲透與反滲透的較量,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有退讓的餘地。當保障國家安全出現法律漏洞,當選舉制度被反中亂港分子利用,中央予以糾偏,通過立法與完善制度來解決,是責任所在,是任何主權國家都不可能放棄的國家責任。那些質疑「一國兩制」因此而不存在的看法,不僅是犯了邏輯錯誤,而且一葉障目,有意或無意忽略了事物的本質。

  中國國家治理正在向現代化邁進。去年突發的疫情全球大爆發,展現了中國國家治理的優勢。在香港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之中的今天,香港走向良政善治,保持繁榮穩定,就必然要搬走妨礙「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障礙。這絕不是「『一國兩制』曲終人散」,而是令「一國兩制」這首曲子更加美妙,更深入人心。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經濟社會理事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