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而變局之中的最大變量,應是中美兩個大國之間的競爭,以及隨之引發的環球政經格局變化。理解香港過去一段時間的社會狀況和暴露出的問題,亦要先從中美博弈這個大背景去理解。香港是中國的香港,美國竭力遏制中國的發展崛起,香港即成為博弈關鍵點。從非法「佔中」到「修例風波」,社會陷入政治紛爭,觸犯「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活動更是日益猖獗,暴露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和現實風險。而數次社會事件亦折射出互聯網時代的特徵──社交媒體等新型媒介被廣泛利用,可以被別有居心者操縱,其影響力超乎想像,亦帶來管治風險和隱患。

  完善法制和執行機制

  既然存在風險,就必須進行風險管治,防患於未然,這是常理。假設發現家中門鎖有問題,一定會第一時間進行修理,而不會對可能引發賊人入室、導致財物損失乃至危及性命的安全風險視而不見、置之不理。

  在維護金融穩定領域,風險管治是基礎性的框架概念。過去幾十年間,隨着環球經濟和世界金融市場的巨變,價格大幅波動的頻繁出現,對存在的風險進行管治,有效識別和嚴格控制風險,已是金融業界的普遍做法,且卓有成效。事實上,風險管控和風險治理的概念在公共管理中也有廣泛的應用,強調通過制度建設、推動保障機制,應對、治理和管控社會風險,來保持和經濟發展、公共服務職能目標的一致。

  通行的風險管治體系通常包括三道防線,層層加固,確保運作穩健有效。要防控特區管治目前面臨的風險,同樣需要一個包括三道防線的風險管治體系:

  第一道防線是「愛國者治港」。這也是「一國兩制」的核心要義。

  只有愛國者管治香港,才能從根本上確保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由愛國者承擔國家及其地區、城市的治理職能,也是世界公認的公理。然而,在現行的選舉制度和機制中,並沒有相應的安排,來保障落實「愛國者治港」這一管治原則,缺失明顯。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通過完善選舉制度的決定,昨日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了新修訂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對選舉制度作出系統修訂和完善,為堵塞現行選舉制度的漏洞,從制度機制上全面貫徹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提供了堅實有力的憲制保障,也將真正令第一道防線發揮其最大的效能。

  其次是完善法制和執行機制,也是整個風險管治體系的第二道防線。切實執行香港國安法,有法可依、執法必嚴,是維護國家安全的起點。千里之堤,可毀於蟻穴,更何況國家安全無小事,有風險隱患就要嚴防嚴控。2020年6月30日出台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和隨後成立的駐港國安公署,着力解決了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的法律漏洞和制度缺失,精準打擊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為。正是香港國安法的制定和實施,香港才實現了由亂及治的重大轉折、重返正軌。

  最後第三道防線,是必要時啟動人大常委會釋法和立法程序,這也是中央在完善香港政治體制方面的主導權和憲制權力。根據基本法第158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享有對香港基本法的解釋權。人大常委會釋法本身作為法律既定的機制,也是香港法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回歸後的數次釋法,釐清了香港司法實踐中的不明確因素,有效維護了香港法治。

  築牢這三道防線,形成集管治原則、法制建設和執行機制、人大常委會釋法立法權三者於一體的風險管治體系,因時制宜,將有效防控管治風險,保衛國家主權,從長遠保障香港的長治久安和「一國兩制」的行穩致遠。香港也會迎來更加美好的明天。

  全國政協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