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祖國至今二十四年,教育事務浮游不定,經年改變。除了國民意識,我覺得尚要提升學童以至年輕人的中國文學根基。正是「書中自有黃金屋」,從兒童文學傳授語文的趣味和內涵,藉着文字刺激年輕人的求知欲望,以及開拓想像,較之從小學習功利主義和實務知識,對年輕人的身心發展更有幫助。

  日本的兒童文學家上笙一郎曾說:「所謂兒童文學,是以通過其作品的文學價值將兒童培育及引導成為健全社會一員為最終目的。」由此可見,教育性是兒童文學的其中一個主要目標。所謂教育性不一定要把道理說得明白,又或將傳統道德價值觀直接向兒童灌輸,而是將相關的信息潛移默化地推行。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可以從生動有趣的故事中,向兒童隱隱傳遞正確的生命價值,從而形成正面和具意義的影響。

  大部分兒童文學都在敘述具趣味性的故事,以便提高兒童閱讀興趣。該類讀物並具有多樣性的體裁,例如童話、神話、傳記、戲劇等,藉此為兒童讀者帶來新鮮感。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貶低兒童文學的知識性,不少兒童都對科學或自然知識甚感興趣,反映他們對世界充滿好奇。

  我兒的學校每月都向學生派發讀物,要求學生閱讀及撰寫簡單的報告。疫情停課之前,我兒收到的讀本是冰心的《繁星.春水》,全書都是作者的詩作精選。雖然我覺得小學五年級學生未必能夠領略各首詩作的意境和涵意,但作為進入詩詞的大門,我仍然欣賞學校的推薦。為了提升我兒的閱讀興趣,我家自行購買了漫畫《三國志》予他作為課外讀物。漫畫的內文較為簡潔,但有生動的圖像展示人物形象,同樣能傳達英雄人物的故事。我相信不同的書本可以發揮文學特性,對學童的成長同樣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