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紫砂壺,在二○○六年被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傳統技藝類。對於一些人來說,它可能不再是普通的泡茶器,而是可以作為保值增值高大上的收藏品。近幾十年來,宜興紫砂產業蓬勃發展,香港、台灣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掀起收藏熱。高價紫砂壺是客觀存在的,據相關文獻記載,好的名人名作,在明清時期就可以與金玉比價。但紫砂壺不是生活必需品,日常使用者與收藏家心目中的紫砂壺,在不同維度的標準應該是不一樣的,高端紫砂壺製作工藝極盡繁複之能事。

  拋開為了迎合市場的新工藝不談,大多數紫砂壺的品質或藝術水準並不驚艷。這幾年宜興評定工藝美術系列的技術職稱像是大躍進,變成了很多人的價格標籤,據說,當今擁有各種各級技術職稱的紫砂成型工人高達數萬人,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年,沒有技術職務的從業人員可能才是稀罕。我從不否認考證的興起對紫砂行業發展所帶來的貢獻,但對於目前機械式的考試流程和報考條件不與時俱進很多人有些意見,一個大學本科和碩士畢業生,如果不是藝術類專業的,非要通過紫砂職業機構與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合辦的培訓班交費學習,還要論文數量等軟硬指標才能報考,催生了一條條利益鏈,真心希望人們拿到的不只是一個證書,更是一項技能。

  按理,紫砂壺價格是有據可循的,大多數壺在不同渠道會有不同價格,或者以不同銷售方式價格也會有所出入。但總有人將紫砂壺收藏搞得像經營賭場,而且還很不規範。有些人可以看別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代工詐騙。做莊、炒作、操縱價格……花錢買壺,碰上喜歡的紫砂壺參與競投,總的來說,好的紫砂壺應該被大家認識,並且有一個合乎情理的價格區間,如果加上稀有性和名人效應、文化附加值,那麼多出一些錢也無可厚非,但價格到什麼程度,需要我們理性對待。有時,價格不一定直接反映其價值。一把好的紫砂壺,百元也好,億元也罷,只要心中有愛,泡起茶來一樣芬芳,一樣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