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搬遷減價,在文具部購物的我身旁出現兩名男子。不知他們為什麼走進書店,只聽到一人說:「原子筆都減價……」另一人隨即高聲回應:「我不寫字很久了,現在還有人識字嗎?」他一臉不屑,像洞悉世情,自覺道出了充滿諷刺意味的金句。縱然本人耳聞目睹過類似情況與論調無限次,對視文字如歷史殘跡的人也不反感,但在那兩小子一唱一和中,頓時覺得自己像變了經典動畫《聰明笨伯》(The Flintstones,又名《摩登原始人》)裏那頭桃紅色的恐龍「甸奴」,如披上了石器時代的獸皮,要立刻摸摸自己的尾椎,看看進化完成了沒有。

  這個世代,影音與視頻好像取代了文字傳播信息和表情達意的角色,但其實那只是表面現象,人類的生活仍離不開文字。不擅文字沒問題,人各有所長與所好,生存空間多的是,但少用文字不代表就是潮流教主,輕視文字也不會讓自己顯得時尚。不明為什麼科技越發達,部分人越愛故步自封,喜歡將文字視如童年的玩具,着力為它貼上過時與幼稚的標籤,然後劃清界線,自大地戴上高瞻遠足的假面具。

  從事寫作的我,由衷感激仍看文字的讀者。閱讀非速食,那是一個牽涉多個步驟的過程,既要認讀,又要理解,更要配合想像加以感受、體會和思考,無論所看的東西深淺程度如何,實用還是文藝,也要消耗時間與精神,因此別人看自己的作品,必須感恩。我認為書寫與閱讀,是古往今來數之不盡的人,一起默默打造的工程;於一寫一看間,共同穿越時代的洪流、跨過國度的藩籬、突破種族的隔膜,合作建立文明,那就是文字的力量。

  從書店原子筆貨架旁悄悄移動到電腦用品櫃前的我,不會在一班正搜尋合意減價電子產品的顧客身旁,批評不閱讀、只愛上網和電競的人,那是基本的尊重,喜歡文字與否,沒有高下的分別,只是運用時間與表達記錄方式不同。網絡遊戲一向非我所長,我還是喜歡閱讀與寫作,就算看似一頭笨拙又未進化成功的恐龍,在這世界蹣跚而行,也煩請大家留留神,別肆意踩踏我的尾巴,因為恐龍暴怒時,是不容小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