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群組消失一陣子的朋友又開始冒泡,發了一連串小視頻,畫面中的她戴着厚厚的帽子和手套,在漫天飛雪的泰晤士河旁新房的陽台上,開心傻樂。

  撥通視頻,一陣寒暄後,叮囑她注意防護,別凍感冒了被當成新冠肺炎患者,拉去隔離。「我已經得過了。」她揉了揉凍得通紅的鼻子,說得雲淡風輕。我以為她在開玩笑,反覆確認了幾遍,得到的答案是同一個:她今年初得了新冠,已經痊愈了,不藥而愈。   要知道,她所身處的倫敦,是疫情重災區。特別是自去年底出現變異病毒後,鎖城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時間長,措施也更加嚴格。去年底至今多個國家及地區禁止英國飛來的航班,足以可見這病毒的可怕。

  細細追問下才知道,朋友得新冠肺炎,是個「不意外的意外。」

  去年十二月中旬,英國多地開始出現變種病毒,接着蔓延全國。原本聖誕節就要放寬的防疫措施,不得不延長,甚至更嚴格。然而,「不怕死」的英國人,在聖誕新年期間懶理防疫要求和傳播風險,趁假期和鎖城前,聚會、派對、跨城旅遊,玩得不亦樂乎。朋友和幾個同事,也被邀請參加了一場慶祝聚會,結果參與聚會的所有人都中了招。

  首先出現症狀的是一個女生A小姐,在聚會後兩天開始高燒不退,咳嗽、喉嚨痛等症狀都來了。她自行做了檢測後發現結果呈陽性,於是立刻通知了所有參加聚會的人。不出所料,參與聚會的六個人,全部確診,無一幸免。

  按照香港的抗疫流程,一旦有人確診,會立即送院者,同時啟動追蹤隔離密切接觸者。然而,在朋友身處的倫敦,通知他們去檢測的,是確診的A小姐。當所有人都確診後,沒有一個人被收治入院。即使是連續多日高燒、咳嗽,症狀最嚴重的A小姐,最終也沒能入院治療。

  連同朋友在內的六個確診患者,都按照英國政府要求,留在家中,熬到症狀消失,熬到「康復」。

  儘管早就聽說了英國為了「群體免疫」實行「佛系抗疫」,但當我從朋友口中聽到她的確診故事,仍感到非常震驚。據朋友說,她的症狀比較輕微,沒有發燒,只有在確診後期出現味覺、嗅覺失調等情況。而她的治療方案,就是睡覺和補充大量維他命C。「我吃了很多橙子和檸檬。」

  「那你確認自己康復了嗎?有沒有再做檢測?」我實在擔心,而朋友卻說,根據英國的指引,在第一次檢測呈陽性後,過了十天,沒有症狀,就可以結束居家隔離,不用再做多一次檢測,「這都過去幾個月了,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聽到這,實在感慨朋友福大命大。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為何如此「猖狂蔓延」,不是沒有原因。面對傳染力極高的病毒,特別是變種病毒,英國民眾的防疫意識薄弱,政府的抗疫措施「佛系」,病毒又怎能停下瘋狂傳播的腳步。提筆寫就此文時,英國的每日新增人數維持在五六千人,累計確診個案已超過四百二十五萬,累計死亡已超過十四萬人。

  這也難怪,為何有位一年前從武漢撤離回英的英國男士Matt,在今年二月接受媒體訪問時會後悔地感嘆「真希望當初沒趕上從武漢撤僑回英國的包機。」Matt說,本以為從當時封城的武漢回到英國就「萬無一失」,誰知道自己「被騙了」,回來之後,等待他的是一整年反反覆覆地鎖城、爆疫。「我真希望那天我沒趕上撤僑的飛機。」Matt在訪問中說,「中國內地抗疫速戰速決,如果我們留在武漢,會更安全、更自由,現在生活已恢復正常。」

  結合朋友在倫敦得了輕症自愈的故事以及Matt的故事,不難感受到內地抗疫的成功。這幾天清明復活節假期,希望大家在輕鬆之餘,對防疫不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