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因為疫情,抖出了應該知道的黑歷史資深作家、時評人 余 非

  本文的內容,因疫情而起,卻引出一段段年輕人不應該不知道的歷史。

  從簡言之,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美國國務院網站發表了攻擊中國實驗室活動的言論。此事令記者詢問中方回應、華春瑩被動回答,在回答中點了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名字,認為這個實驗室更應該被公開調查……如此這般,在問與答之間,意外地抖出了美日兩國一些黑歷史。

  去年,即2020年,是日本戰敗投降75周年。哈爾濱市社科院「731」問題研究專家楊彥君接受了新華社的獨家訪問。他說,曾多次赴美國查閱解密的日本生物戰檔案。這些原始歷史檔案分別保存在美國國家檔案館、國會圖書館,以及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等機構。楊彥君將檔案複印,進行翻譯、整理和分析研究。從中詳細記錄美國如何審問和放生戰犯級的日軍731部隊主要成員,甚至為日本人掩蓋731部隊的不人道罪行。

  眾所周知,侵華日軍731部隊(見圖)偽裝為是防疫部隊,其實從事生物戰、毫無人性的人體實驗等等,都是秘密的軍事實驗。731部隊的總部設在哈爾濱市民房區,目的是掩人耳目。731部隊成員都順利逃回日本。楊彥君透過資料整理和綜合分析,知道二戰結束後,美國以接管者身份,相繼派出四任調查官前往日本,調查生物戰和人體實驗的細節。從1945年9月到1948年11月東京審判結束期間,三年內,美國至少對25名731部隊成員進行盤問。楊彥君更在檔案整理上發現美日存在秘密交易。美國以豁免731部隊成員戰爭責任為條件,獲取731部隊人體實驗、細菌戰等大量資料。這交易令731部隊主腦石井四郎及其成員得以避過正式的東京審判。即是731部隊沒有被公審。他們做過的壞事,例如將大量中國人、蘇聯人、朝鮮人,用活體解剖、細菌感染、凍傷實驗等方式殘害致死的內容,沒機會在戰爭法庭上公開,只是向美國人員交代。而資料都被美國接收,包括德特里克堡實驗室。

  當年,1947年10月,派去日本的德特里克堡實驗室人員,按盤問記錄寫了《細菌戰調查的總結報告》。報告內提及,美國花了25萬日圓以取得相關資料。楊彥君說,那宗秘密交易牽涉的電文都用「技術性」方式來表述;大概是些代號和暗語,楊彥君是透過全面閱讀和分析整理才得以還原真相。

  美國接收了日軍731部隊的生物資料,有沒有用過這些資料呢?如何個用法呢?根據事實反映,於二戰之後的朝鮮半島戰爭,美國曾使用生物武器。用帶病毒的昆蟲傳播鼠疫、霍亂等疫病,令中朝軍民因生病喪失戰鬥力。

  1952年,國際科學委員會經過調查,用八種文字將美軍罪行寫成一份報告,名為《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報告及附件》。這一份報告大概就是鐵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