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學以致用 周軒諾

  我一直認為在國學傳統文化尤其是孔孟思想傳承這件事上,欲達到事半功倍,就必須讓受眾有一種學以致用的感覺。尤其在今天這個講求「秒殺」的社會,對大部分人而言,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和結果才是王道,而判斷效率和結果的最佳指標就是「有沒有用」。這從年輕人認為值不值得花時間學習國學,要先視乎這套學說對他們有沒有用一事上可見一斑。所以,哪怕是功利主義,都要把着眼點放在「有沒有用」這四個字上。

  凡是學問,不管如何擲地有聲,如何言之有物,如何發人深省,如果純屬理論,不能實踐或者根本用不着,那只會淪為空談、紙上談兵。所以這五年來我講授道德教育期間,隔三差五就會反問自己:「我這次教的四書五經、國學知識,他們(學生)在現實生活中有沒有機會用到?能用到多少?」並想方設法令同學們知道四書五經對他們是大有裨益的,是在日常生活中應用到的,是有助解決難題的。

  要令青少年感到學以致用,就要把國學知識聯繫到他們日常生活中的所見與所聞,由是借用時事新聞作教學例子乃必須的。例如教到《論語.述而》的「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時,我便找來《運億元毒品 小角色囚34年》《網上拍賣騙錢 青年判監緩刑》《港青澳門運毒 為35元毀前途》這幾則圖文並茂的新聞報道作示例分享。《論語.里仁》中提及的「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的現實個案更是比比皆是,譬如去年二月新冠肺炎疫情剛爆發時,香港某些奸商利欲薰心,高價炒賣口罩,顯然就跟孔聖人這番至理名言背道而馳。

  又好像每年五、六月的母親節、父親節前夕,我都會問學生們《孝經.開宗明義》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論語.為政》的「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以及《禮記.祭義》的「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弗辱,其下能養」講得有沒有道理。

  而《尚書》「滿招損,謙受益」引申的道理則和孩子們耳熟能詳的龜兔賽跑故事不謀而合。另外,去年東奧因疫情延後一年舉行,恰恰正是《周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的典型例子。又如本港土力工程處率先引進「四足機械狗」防治山泥傾瀉,那又算不算做到《春秋》裏面講的「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無患」呢?這些發生在身邊的新聞事件,大家都會有共鳴。總之,要先透過現實案例讓學生們感到國學是看得見、摸得着的東西,跟自己和家人息息相關,並且能夠學以致用,這樣他們才願意接受儒家學說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