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漫遊/真實全景書寫武漢戰疫歷程《第76天》

  圖:熊育群著《第76天》,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2020年1月23日,熱鬧了121年的漢口站史上首次封站,這一天武漢「封城」,到4月8日「解封」,歷經76天。著名作家熊育群創作的抗疫題材長篇報告文學《第76天》近日出版,以時間為軸線,全景式記錄2020年武漢、湖北及全國抗擊新冠疫情。熊育群表示,書名取為「第76天」,是要傳達一群英雄的人民不論向陽而生,還是向死而生,其所有努力都是為戰勝疫情迎來解封的那一天。大公報記者 張 帥

  武漢疫情突發後社會關注度非比尋常,不論國際還是國內都在根據自己碎片化的信息來表達意見、立場和態度。熊育群說,其中當然包括了大量不可靠的甚至虛假的信息,這導致誤會、誤解幾乎無處不在,部分外國媒體甚至報道方艙醫院為集中營。

  「作為一個作家,我覺得有責任把國家民族在危難之際的戰鬥歷程記錄下來,給後人留下一份真實的歷史記錄和精神遺產。」熊育群介紹,寫作武漢抗疫得到極大支持,中國作協成立了專題小組,國家衞健委成立了採訪聯絡組,湖北作協多次召開會議落實,在出發前已收到百餘本病毒學着作補課,「倘沒有各方面的支持和幫助,要完成採訪和創作幾無可能。」

  翻開《第76天》,可以看到採訪對象包含了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曾光、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衞健委監察專員焦雅輝,以及醫生、護士、患者、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建設者、捐贈者、志願者、公安幹警、環衞工、社工、外國志願者等幾十位各類代表,幾乎每一份抗疫力量在書中都有展現。

  披露大量抗疫細節

  熊育群說,客觀真實是根本,只有寫出真實的疫情才對得起經歷了這場疫情的人。在書中,有多處細節首次披露:新冠大範圍暴發之初,武漢不少醫院資源出現嚴重擠兌,走道和大廳都是患者;部分病房用電超負荷時常跳閘斷電……

  2020年1月18日,衞健委邀請鍾南山當天趕赴武漢。是時,鍾南山剛病過一場,低燒、咳嗽,身體虛弱又疲憊。晚上9點,鍾南山太疲憊了,頭倚靠在座椅上閉眼休息了一會兒,正是助理蘇越明看到這一幕心裏一動,偷偷用手機拍下了鍾南山那張後來迅速在網上傳開的照片。

  武漢最緊迫的任務,除了救治重症、危重症患者,迅速把確診的輕症病人全部收治同樣至關重要。大空間、多床位的方艙醫院最早由哪位專家提出,這個話題存在爭議。熊育群把問題發給了衞健委,衞健委收到後專門覆函,明確是哪位院士提出來而被中央指導組採納。

  此外書中還透露,時任上海市長應勇調任湖北省委書記後,專門組建了一個專家微信群,李蘭娟院士是在這個群裏反覆建議要檢測所有病人,不搞假陰性,從而推動解決了檢測難的問題。

  最大限度迫近真實

  熊育群說,很多資料有不真實或者片面、不準確的東西,希望作品盡量追求零差錯,真實可靠。「有時採訪和查找資料就像偵探似的,一層層深入,一個個疑團破解,重要的事件和細節我堅持查找旁證材料,有的甚至通過三方印證。」他舉例,譬如疫情是如何發現、如何上報的,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立當天趕赴武漢的情形,專家組調研和會議上發生的事情,每個人所做所說,以及衞健委是怎樣主導的,都有詳細旁證。

  在《第76天》中,還有很多讀者關心的話題能夠得到準確的答案:是什麼促成了武漢作出在1月23日凌晨2點「關閉離漢通道」封城的決定,援鄂醫療隊是怎麼派出的,嚴重的醫療擠兌狀況如何解決,中醫藥抗疫發揮了怎樣的作用,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如何短時間建起來的,金銀潭醫院重症監護室發生了什麼,醫生護士如何救治患者,市民真實的生活情況等等,不一而足。

  「巨筆如椽手,掣鯨碧海中。家國無限事,時危見豪雄。」出版《第76天》的十月文藝出版社,其總編輯韓敬群在微信「朋友圈」評價熊育群的武漢抗疫寫作。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轉發了這條評論,並稱《第76天》是到目前為止,「能夠看到的關於抗疫鬥爭的一個最有力的全景式書寫」,在書寫中不僅能看到事,而且還能看到人,看到一個國家和民族在考驗中能夠挺過來的支撐精神。

  湖北作協主席李修文接受大公報記者採訪也評價,《第76天》是一本既冷靜客觀,又與抗爭同頻共振的作品,在釐清真相、還原抗疫歷程方面有傑出貢獻。同時,在熊育群的筆下能清晰聽見每一個個體的心跳,這部作品體現出了一個作家的良知,更凸現了一個中國人的基本責任。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