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疫情當前,但活動身心不可少。

  周末天氣甚好,想着出門散心。於是從上環一路走到堅尼地城,與我想法類似的人並不少,有一家老小沿着海濱散步的、有帶着寵物在公園玩耍的,但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或許是海濱以及公園裏,正揮汗如雨的街頭健身者們。

  港人熱愛運動早已不是秘密,在這片土地上有近一千間健身場所,可謂密集。但疫情當下,所有健身房全部提早進入過年放假模式,那些往日七乘二十四小時開放的健身房也已經關門謝客,那麼對於健身房內數以十萬甚至百萬計的會員來說,應該如何在疫情之餘仍能保持一定訓練呢?

  街頭健身或許是他們的解決方式之一。健身房的教練們也隨着健身房的休息,無縫轉換為了街頭健身的指導者。以筆者一瞥所見,有搏擊教練帶着護具,與學員「對練」;有似體育老師模樣的,帶着一幫身着校服的學生在公園徒手健身;更有直接背着槓鈴與啞鈴的一對一私教,在公園內也搭建起了一個簡陋的「健身房」。

  相對於跑步,街頭健身場所相對固定,甚至能使用一些簡易的健身設備;相對於在家健身,街頭健身又能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更有效果。這樣看來,街頭健身似乎非常美好,但事實是否真是如此?根據我的觀察,選擇街頭健身的從運動者膚色上看,主要是白皮膚、藍眼睛的外籍人士,他們對於健身的訴求也往往更加強烈,一般的跑步或者宅家健身無法滿足他們。與健身效果相伴的是安全風險,這樣的街頭健身往往意味着一定程度的聚集,健身時為了呼吸順暢,許多健身者選擇摘下口罩訓練。因此街頭健身在防疫風險上,似乎仍存在着一定的安全漏洞,需要一定的規範管理。

  疫情中,我仍對這種街頭健身帶着些許恐懼。對我來說,仍是傳統的行山、跑步,做做《健身環大冒險》等遊戲宅家減肥,更安全,也適合我這種「肥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