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健康碼、行程碼成為內地人們出行的標配,網上預約成為解決人群聚集的最優方案,居家辦公、線上交流成為年輕人的心儀之選。然而,互聯網技術的蓬勃應用,卻讓老年人面對數位化生活的不適應進一步顯性化,橫亙在他們面前的「數字鴻溝」,幾乎切斷了他們與社會的連接。

  因為沒有健康碼而被公交司機拒載、因為無法預約掛號而進不了醫院看病、因為不會掃碼支付而在購物時一籌莫展……類似情況頻頻發生,儘管國家層面已經出台了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但相關制度在基層落實的「最後一公里」往往荒腔走板,導致不少老年人在這個「智能社會」裏舉步維艱。

  事實上,新冠疫情來襲,只不過加速並放大了老年人被科技時代「邊緣化」的窘境。數據顯示,在即將邁入中度老齡化的中國,至今仍有超過一點五億老人從未接觸過互聯網。他們常被稱為「數字難民」,面對脫節的快速變化的社會,老人是無助且沮喪的。

  一個社會的溫度最真切的體現,是如何對待那些容易被遺忘的少數人。而這一點,不僅要在臨時性規定上作出安排,更應在長遠制度設計中充分考量特殊群體的舒適度和幸福感;不僅要關注城市區域、高端收入人群,更重要的是如何兼顧農村地區、低收入群體,實現代際和諧,推進社會公平。

  時下,人口老齡化已成為不得不直面的基本現實,建設老年人友好型社會,不能僅從衣食住行等物質層面給予關注,更應從精神慰藉和科技關懷上滿足老年人的需求。現代科技也不能只顧「瘋跑」,而應當承擔起數字反哺的應有責任,通過增加便利性,讓產品更「傻瓜」,提供「適老化」服務,讓老年人體驗科技成果,享受數字紅利。

  畢竟,「科技向善」不僅僅是一個口號,我們發展的最終目標是讓技術來適應人,而不是讓人去適應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