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部宣布從一月三十一日起不再承認所謂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作為有效旅遊證件及身份證明。可以說,BNO自此成為一張廢紙,那些期望通過BNO途徑前往英國的人士要自求多福,只要英國佬一旦政策轉變,分分鐘成為沒有任何國籍的「太空人」。

  英國單方面違背《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利用BNO這一政治工具,企圖牽制中國,繼續發揮英國在香港的影響力。BNO這個英國在香港回歸過渡時期遺留下來的歷史怪胎,最終還是顯露它的本質。而對於英國的保守黨政府來說,BNO就是一次政治表演。但對於中國來說,不再承認BNO,是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曾經歷過渡時期的香港市民或許還記得在回歸之前,有電視台訪問英國民眾對於BNO的看法。在那則新聞中,記者在英國街頭訪問民眾如何看待BNO政策時,他們大多數持反對意見。儘管在這次英國修改BNO政策的時候,有英國民調公司做的調查聲稱有超過一半的英國人支持港人通過BNO獲得英國國籍,但筆者對此實在不以為然,因為這個民調並沒有向英國人解釋大量香港人移民英國之後會造成怎樣影響。

  我們先看看逃犯羅冠聰最近在社交平台上的發文:「對於BNO政策,英國內部仍然有不少正反聲音,一部分的輿論認為於疫情期間開放入境、在脫歐經濟未明朗時仍吸引移民是不明智的。只有透過豎立族群的正面形象,盡力回饋社區……我們才可慢慢爭取到英國整體社群更大的信任。」不難看出,他如今的潛台詞似乎在幫英國「精心」篩選入籍的港人。

  事實上,約翰遜政府以及香港反對派在游說英國社會時,用的是兩種話術:一是將BNO新政提升到道德高地,採取是民主那類說辭,甚至彷彿令英國民眾找回當年作為宗主國的榮耀感,從而讓英國人繼續幻想自己對香港有所謂責任;二是告訴英國社會,那些移民港人會帶來豐厚資產以及勞動力,從而有助於當地經濟。有些港人或許被這樣的話術所迷惑,認定自己移民英國會有美好生活,在一些恐怕沒有移民英國的KOL帶風向之下,有人去了英國,結果最後在網上訴苦自己被那些反對派政客和KOL所蒙騙,親身體驗到日不落帝國未如想像中那般美好──高企的失業率、嚴重的新冠肺炎疫情、複雜的種族問題等等。

  近日還有媒體報道一個二十七歲前職訓局職員裸辭去英國,結果剛到英國就遇上疫情而失業三個月,找到工作之後又遭到英國同事排斥,還親睹大量香港高學歷移民應聘廚房工。這就是英國的現實。日不落帝國的衰敗是眾所周知,他們現在唯一可以在國際舞台上拿得出手的恐怕只有玩弄政治。但凡對約翰遜政府發家史略知一二的人就知道,約翰遜和特朗普一樣是靠挑起國內民粹主義而上台的政治人物。約翰遜所領導的保守黨政府在對待移民的問題上並不友好,這也是他們極力脫歐的原因之一。就是這樣的一個保守政府,竟然有人會天真地相信他們在無利可圖的情況下歡迎港人移民,實在幼稚得讓人可笑。

  其實,不少人甚至包括香港的反對派都認為,現在的移民潮並不會洶湧。背後的道理顯而易見,因為去英國沒有那麼好,難道萬水千山只為做「二等公民」馨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