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美斯提出離隊,並指自己合約中容許他免費離開,但巴塞隆拿堅稱相關條款已經過了時限。事情拖拉一段時間後,美斯屈服留隊,但季後約滿以自由身離開的機會極大,勢必令巴塞蒙受雙重損失,也令財務狀況雪上加霜。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至半年前,也許巴塞會有不同的做法。

  其實去年巴塞委任朗奴高文為新主帥,該名荷蘭人第一天便「得罪」美斯,指他絕不會再是隊中有特殊地位的球員,已可預視「勉強無幸福」。即使美斯尋求免費離開不果,但巴塞始終是其暫時畢生效力的母會,希望好來好去下,相信亦會同意巴塞收取轉會費讓他離開,當時曼城和巴黎聖日耳門兩大豪門已經準備就緒,眼見C朗拿度仍可以一億歐元轉投祖雲達斯,美斯的轉會費也肯定「億億聲」。

  然而,巴塞卻選擇了最醜陋的手法來強行留下該位可能是隊史上最偉大的球員,多少已令球會聲譽受損。

  美斯亦受事件影響,本季未能持續有高水平的演出,另一方面,巴塞要繼續支付其高薪,疫情又繼續影響球隊收入,如果季尾無冠加上美斯離隊,那就肯定可說輸得徹徹底底。

大公報記者 譚德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