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全球見證了美國散戶打土豪,而其後在線交易平台「拔網線、刪代碼」的應對,更是讓圍觀群眾大跌眼鏡。另一邊廂,中國新發基金持續火爆,直播平台上被各色基金經理人佔據,投資者們甚至在網上為「基金男神」張坤成立了後援會,內地新浪微博上相關話題的閱讀量超過1500萬。曾幾何時,大眾印象中的「美股機構市、A股散戶市」,似乎在這個節點出現了反轉。

  事實上,美股散戶化早見端倪。筆者去年8月份撰文《妖股、韮菜與互聯網券商》,就列舉了美國散戶通過Robinhood平台爆炒過柯達(KODK.US)等個股。一方面,疫情期間美國政府面向居民發放大量補貼,但資金並未流入消費環節而轉向投資金融資產;另一方面,互聯網券商本身具有很強社交屬性,一旦遭遇社會熱點事件催化,必將激發散戶投資熱情。

  今次事件導火索是股民對於傳統金融機構壟斷市場定價的不滿,包括GME、AMC等股票長期被對沖基金沽空。在美國散戶的堅定做多之下,GME一個月內飆800%,導致數間對沖基金大幅虧損在30%以上,香櫞的創始人直接口頭認輸。

  我們若梳理一下近期的公眾事件不難發現,股市版的「佔領華爾街運動」是美國社會反建制情緒的一次延伸。先是比特幣價格飆升,是在央行肆無忌憚放水的前提下,投資者離棄主權貨幣的應激反應;在推特永久封禁特朗普賬號後,美國互聯網又展開了「推特移民」熱潮,背後是個人對社交平台信息壟斷的反抗;如今散戶在股市上圍剿專業機構,頗有「攻佔巴士底獄」的豪邁。可見即使特朗普已經卸任總統,美國的社會撕裂並未停止。

  在太平洋另一邊的資本市場,A股正在經歷有可能是史上最大的一次「去散戶化」運動。對於居民資產配置來說,樓市和債市已不是最優選擇,而隨着註冊制的推進與退市制的完善,過去「炒小、炒差」的投資邏輯被徹底顛覆,投資者更看重確定性機會,資金開始抱團板塊龍頭。當市場從分散化定價轉變為寡頭定價,喜歡研究基本面的基金經理則掌握了更大的話語權。

  隨着機構買的股票不斷上漲,買基金和買股票之間出現了巨大的財富分化效應,進而吸引更多的股民變為基民。我們回顧一下市場表現,其實過去五年白馬龍頭股一直在走牛,很好地反映出A股機構化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