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鄉村經濟振興系列六十八/西大道軍旅特供打響品牌

  想修一條串連13個自然村的環山路,這是阜平縣店房村支書劉淑軍(圖)兒時的夢想,也是老百姓的盼望。可是當這個回鄉村官真正開始行動的時候,卻沒有幾個人響應。劉淑軍向大公報記者抱怨說:「農村的土地、荒坡30年前就承包到戶,動動誰的利益都不幹。」夜半,劉淑軍指揮施工隊突襲了幾個攔路虎。清晨,兒時的玩伴吹鬍子瞪眼和他鬧翻臉。大公報記者 顧大鵬(文、圖)

  20年前,劉淑軍棄學從商並非生活所迫,而是對「學習實在沒有興趣」。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經商也不是一塊好料」。起初,他與朋友合夥在家鄉開採花崗岩。他發現路邊停着一輛北京吉普,二話沒說拉開車門打着火就開上了山,這個連拖拉機都沒摸過的莽撞青年,沒走多遠就闖出大禍,連人帶車滾下山坡,合作夥伴當場斃命,他的一條腿斷成四截。

  被送進省城醫院搶救時,大夫問他保命還是保腿?他威脅說:「敢截斷我的腿就跳樓自殺!」他拒絕注射麻醉劑,看着雙腿被保全。

  在家鄉創業不成,還搭上了朋友一條命,他愧疚地沒有勇氣回家,拄着枴杖走出醫院,留在石家莊做了一名業務員,給一家企業賣挖掘機。機器賣出倒不少,錢卻收不回來。於是他回收了30台挖掘機,無奈之下做起了挖掘機出租業務,剛好趕上太行山高速公路建設開工典禮。

  軍旅小鎮上了熱搜

  太行山高速起於北京門頭溝,南接河南林州,中途穿越河北阜平縣。劉淑軍的挖掘機在家鄉的地盤上轟轟烈烈的輾過,「掙了錢也壯了膽。」太行山高速還沒收尾,他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家鄉,投身「脫貧攻堅戰」。

  「紫禁城經保定往西是阜平,再往西是佛教聖地五台山,這條皇家朝聖的古道,又稱西大道。」上世紀八十年代,他從西大道出走時,這條連接外界的主路仍然是一條塵土飛揚的單車道,西大道上的美麗風景被鎖在深山。2012年冬天,習近平總書記踏雪訪貧問苦,給太行山的寒冬帶來熱量,激活了西大道潛藏的能量,也激活了這個回鄉創業青年的夢想。

  他搭進80萬元的油錢,欠下農民200餘萬元(人民幣,下同)工錢,可是希望的山路還沒看到盡頭。無助的村官巧遇縣官,阜平縣委書記劉靖把一個農民的夢想,編入西大道「七射兩環」交通網。劉淑軍解釋說:「『七射』條條通北京,『兩環』環環連阜平五鎮八鄉二百村。」

  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四軍挺進阜平,在這裏建立了中國北方第一個紅色政權──中華蘇維埃阜平縣政府。抗日戰爭時期,建立了中國第一個敵後抗日民主根據地,被譽為「模範根據地的模範縣」。

  劉淑軍用「2萬人參軍,5000人犧牲」的壯舉,「9萬阜平人,養活9萬子弟兵」的佳話,打動了部隊首長,國防教育主題公園落戶家鄉。「3艘退役軍艦、18駕退役戰鬥機,還有47輛坦克和裝甲車,裝備豪華的軍旅小鎮還沒開放,就被網友送上熱搜。」

  雞蛋賣出高價 30元一枚

  「看熱鬧的不少,老百姓卻沒賺到錢。」起初只有初中學歷的劉淑軍,把北大光華管理學院EMBA班當作解憂的精神食堂,也毫不吝嗇地把家鄉特產與學員分享,沒有想到熱臉貼冷屁。一位國企老闆說:「西大道紅棗不如新疆的個大,西大道蘋果不如洛川的甜。」劉淑軍臉上火辣辣的,心裏憋着一股勁,「非做出一款好產品,給西大道長長臉。」

  首批從北京動物園商圈服裝批發市場遷出的浙商周先生,第一個在店房村落了戶,「軍熙棗業」以阜平大棗為食材,其主打產品「棗加核桃」,既有懷舊情懷,又有時尚味道,軍民兩頭都喜歡。不久西大道上的「富硒雞蛋」和「老鄉菇」,還有「富鍶礦泉水」相繼成為軍旅特供。

  西大道軍旅特供打出了品牌,劉淑軍頗為得意,他半開玩笑地說:「店房村養着2萬隻母雞,一隻母雞一天產兩枚蛋,也供不應求。」

  臨別,他送記者一款新產品,「專供孕婦食用的葉酸蛋,網購30元一枚,已有1000個超級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