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教育局宣布對通識科進行改革後,可謂是「一石激起千重浪」,原本只是一項教育改革發展議題,結果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士和團體瞬時炒作成政治議題。但真正從教育學或者從課程學進行討論的學界人士不多,而謾罵歪曲事實的人更是要帶節奏的左右社會輿論導向,使得整個學科的建設與討論失焦。明明應是一場學術的百家爭鳴,現在卻再一次的成了反特區政府的總動員。在這樣不理性的教育討論下,確實讓社會各界對教育的信心大打折扣,更是倍感心寒。

  自由背後仍有責任二字

  在面對香港未來和學生福祉這個問題上,學生、家長、教師、學校以及政府的利益是相通且一樣應被尊重的。所以面對通識科的改革,作為持份者之一的教師、家長或者普通市民,不應該只將目光停留在政治上,而是應各盡所能,發揮所長,共同積極地參與改革,發展好新通識科。

  作為教師也許會認為備課量、教材、評核制度才是課程改革中最重要的。另一邊作為家長,關注點就會落在新課程是否能讓子女獲取更好的福祉?子女長大後如何以一個香港人的身份參與全球化的競爭?如何能更好地去迎接中國崛起的機會共享紅利?而作為政府,所看到不僅僅是家長和教師所關注的,更要看到新課程是否能為香港產業升級、改造、發展奠定好基礎?未來香港青年人能否在面對巨大的挑戰與衝擊時仍能迎難而上?不僅僅是保住飯碗,更要保住香港的競爭力。

  所以當一些團體或所謂的資深教師,將通識科改革泛政治化以後,這種鼠目寸光的將焦點落在政治與意識形態上,不僅荒唐、無知,更是浪費時間。因為在新課程大綱沒有揭曉前,所有的批評也僅僅是販賣危機感的把戲而已。此時時空已轉,在國安法下,想必也玩不出什麼新花樣。

  香港是一個自由的社會,基本法賦予了市民言論與行動自由的權利,所以我們不能阻礙一個人做薅住自己頭髮離開地球的傻事,倒是不得不提醒大家自由的背後仍有責任二字。正如《大學的理想》(The Idea of a University)一書作者約翰.亨利.紐曼所倡導的,對於自由主義教育不能像脫繮的野馬,應該需要一個系統化的價值觀對其進行牽制。

  基於這樣的觀點,面對新通識科,我們此時不應該抱着為反對而反對的想法,而是正好藉着這樣的機會去反思舊通識科有哪些優點我們需要保留?哪些缺點我們應該積極給予改正?在自由主義與功利主義的推動下,香港的中學教育本來就越來越缺少人性化關懷與人文主義色彩。此時藉着通識科的改革,正是一個重新尋找人文主義和重塑香港核心價值的好時機。在政府沒有正式公布任何新課程資料之前,真的看不到有什麼理由去馬上跳腳反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這次改革也許動了一些人的「奶酪」。

  教師應牢記從教的使命

  對於香港的教育,所涉及不僅僅是學科、考試、教科書這麼簡單的事情,更是牽涉到香港年輕人是否可以打破瓶頸有機會向上流動的深層次問題。我們常說: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使命由上一代人傳承,擔當由這一代人培養。作為政府,應該扛起愛國者應有的擔當;作為教師應該牢記從教的初心和使命。

  對於香港教育的發展,應看的是長遠,不應聚焦於眼前的那點利益,更不應該為了置一口氣就不擇手段,再次運用「修例風波」時的恐嚇、威脅手段去煽動仇恨、製造恐懼,這些都解決不了新課程發展中所要或可能涉及到的問題。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強,則國強」香港的未來在於教育,教育的未來在於政府、教師、家長和社會各界各盡其責共同努力,相向而行。只有這樣才能讓香港重新走上再出發之路,奮力追趕過去浪費的時間與機遇,再創輝煌。

  香港未來教育協會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