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牆頭草隨風倒 英外交四處碰壁公孫淑

  圖:法國總統馬克龍1月25日在愛麗舍宮發表講話。/美聯社

  在英國與歐盟因為新冠疫苗「大戰」之際,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周六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警告說,英國政府必須決定到底要做誰的盟友,不能當牆頭草(half-pregnant)隨風倒。馬克龍說:「大不列顛到底想選什麼政治?它不能同時是美國的最佳盟友,又是歐盟的最佳盟友,還要做『泰晤士河畔的新加坡』……必須作出一個選擇。」

  曾任外相的英國首相約翰遜,外交上奉行投機主義,英國政府如今在「多線開戰」,不管是英歐、英美還是英中關係,處處碰壁。

  最讓唐寧街10號緊張的,不外乎是英美關係。雖然英國政府一頭熱,但與美國拜登政府的貿易談判卻被潑冷水,如今控制國會的民主黨人對英美貿協沒有興趣,財長耶倫更指近期內不會簽署任何新自貿協定。

  新任美國總統拜登不信任約翰遜已經不是秘密,他曾形容這位「英國特朗普」是前總統特朗普「身體和情感上的克隆體」。作為愛爾蘭後裔,拜登認為英國脫歐是個錯誤,去年直接因為脫歐可能對北愛爾蘭產生的影響而直接批評英國。對於美國民主黨和自由派媒體來說,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及本土主義一脈相承。過去四年,約翰遜多次公開讚賞特朗普,更與美國「前國師」班農互相欣賞,保持密切聯繫。

  為了和拜登政府「重修舊好」,英國人迫切到不惜自打嘴巴。不久前,拜登將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的半身像從橢圓形辦公室移走,引發英國各方抨擊。但首相府發言人說,美國總統可以隨意裝飾自己的辦公室。2016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請走」邱吉爾時,約翰遜在報紙專欄大肆抨擊此舉為「對英國的怠慢」,更歸咎於奧巴馬有肯尼亞血統,祖傳厭惡大英帝國。時隔四年,英國人前後態度轉變之大,令人咋舌。

  英國政府和外交部近期在華為和香港的動作,以及增加國防預算的決定,某種程度上,也是想討好民主黨官員們,後者對歐盟的「親華」態度頗有微詞。但脫歐後的英國在華盛頓可沒有天然的盟友,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