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以來新冠病毒傳播增速,對於疫情嚴重的歐美各國來說,加速新冠疫苗接種的速度是當下減少死亡、降低隔離封鎖政策對經濟衝擊的最重要措施。然而因為訂購的疫苗實際交付太少,歐盟的疫苗接種計劃出現問題。上周,阿斯利康由於「產能不足」而將承諾第一季度向歐盟供應的8000萬劑疫苗砍掉60%,縮減到約3100萬劑。輝瑞也對歐盟表示無法按時交貨。

  歐盟去年8月與阿斯利康達成協議,訂購總數量多達4億劑疫苗,並支付了3.36億歐元以提高其產量。如今阿斯利康與輝瑞都出現不同程度的違約,這令歐盟無法接受,懷疑這些公司將預先生產的疫苗賣給了其他購買者,並暗示「將採取一切必要行動保護其公民和權利」。

  歐盟的暗示,英媒解讀為歐盟威脅將對疫苗採取「限制出口」。輝瑞和阿斯利康在歐洲都有工廠,且阿斯利康疫苗的包裝使用的特製玻璃瓶,可能也在歐盟「限制出口」列表中。英國新冠疫苗部署大臣扎哈維26日斥歐盟「疫苗出口管控」、「疫苗國家主義」。這一幕不禁讓人想起去年春季疫情爆發初期,歐洲各國搶口罩,搶個人防護設備,搶醫療物資的過往。

  不過最令人好奇的是,目前輝瑞、阿斯利康疫苗各地的產能情況到底是什麼狀態。究竟是輝瑞、Moderna、阿斯利康疫苗的生產產能不足以應對各國訂單供應,還是真如歐盟所懷疑的那樣,這些公司將預先生產的疫苗賣給了其他出價更高的購買者?實際情況只有廠商才清楚。

  有專家擔憂,在歐美各國出現的疫苗供應分配的違約和不透明,會引發一場疫苗供應鏈的貿易戰,反全球化者將歡呼。這種觀點雖然有機會成為現實,但本質上這不是全球化本身帶來的問題。各國疫苗的研製成功與各地生產,也同樣得益於全球化的合作與分工。

  歐盟的疫苗去哪兒了,這個問題本質上依然反映出疫情出現以來,各國各自為戰,缺乏全球攜手抗疫的合作精神,本質上反映了當今世界缺乏有效的全球治理。歐盟在抱怨疫苗去哪兒了,英國媒體因為歐盟的暗示在和歐盟吵架。美國媒體在旁觀,並沾沾自喜最近又訂購了兩億劑疫苗。可是歐美各國沒有人在乎世衞總幹事譚德塞說的,第三世界買不到、買不起疫苗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