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手遊/從《原神》看國產遊戲成長荊棘

  2020年11月,遊戲《原神》入圍「遊戲大獎」(The Game Awards,簡稱TGA)年度評選的消息引起熱議。這款由內地團隊「米哈遊」開發的多平台遊戲,獲2020年度「最佳移動平台遊戲」與「最佳RPG遊戲」提名。不少玩家對《原神》入圍感到詫異,更有人稱其為「抄襲大作」。為何這款遊戲會引起這麼大的波瀾?今期筆者與讀者一同探討這款遊戲。杜 若

  《原神》是上海「米哈遊」研發的開放世界冒險遊戲,於2020年9月28日發行。遊戲平台包括Android、iOS、Microsoft Windows、PlayStation 4以及任天堂Switch。遊戲發生在一個被稱作「提瓦特」的幻想世界。在這裏,被神選中的人將被授予「神之眼」,導引元素之力。玩家在其中扮演名為「旅行者」的神秘角色,在自由的旅行中邂逅性格各異、能力獨特的同伴們,和他們一起擊敗強敵,找回失散的親人,同時逐步發掘「原神」的真相。

  借鑒爭論不休

  從推出第一日起,「抄襲」這個詞一直伴隨着《原神》。2019年,當《原神》第一次放出遊戲的實機預告後,「原神抄襲塞爾達」這個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塞爾達港譯薩爾達)。2020年中,遊戲正式問世時,由於抄襲風波,在遊戲網站的玩家評論分頗低。那麼,這款遊戲究竟有沒有抄襲呢?

  在筆者看來,2019年的初版《原神》遊戲,的確有蹭熱度、借鑒近年爆火的《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以下簡稱曠野之息)的嫌疑。但《原神》2020年推出的版本,基本可以被認為是一個獨立的遊戲佳作。

  在2019年推出的《原神》最初版本中,由於彼時《曠野之息》熱度極高,且獲得過TGA年度最佳遊戲,被無數玩家稱為「神作」。《原神》開發商在2019年公布的視頻又在某些細節,例如畫面的色調、攻擊與戰鬥流程,甚至是遊戲生活中的烹飪、開寶箱等又與《曠野之息》頗為類似。因此在各大遊戲論壇上,對於《原神》抄襲的指責也層出不窮。遊戲廠商很快下架了初代測試的版本並回爐重製。2020年遊戲廠商將《原神》重新上架,減少借鑒、增加原創,指責該遊戲抄襲的聲音也基本銷聲匿跡。

  核心玩法不同

  實際上,只要接觸過《曠野之息》和《原神》的遊戲玩家,不難發現這實際上是兩個不同的遊戲,核心玩法也不同。前者更注重解謎生存和探索,戰鬥的過程更多的是在思考方法;而《原神》側重於劇情和戰鬥。和《曠野之息》所描繪的「在寫意的畫風下隱藏的末世」不同,《原神》的世界充滿生機──巨大的城市,有趣的主線和支線任務,更多樣的戰鬥以及元素反應系統,都是《曠野之息》所沒有的。《原神》中玩家可以有多個可操控的角色,而《曠野之息》裏玩家只能操控主角「林克」。誠然,《原神》在諸如解秘玩法,沉浸度與遊戲BUG控制等方面,仍與《曠野之息》有一定差距,但網友們武斷評判「原神抄襲塞爾達」,無疑有失偏頗。

  現時《原神》與《曠野之息》最大相似之處在於畫面。在筆者看來,畫面的相似實際上是兩款遊戲對於硬件的妥協。對於寫實的3D遊戲,玩家多少有些審美疲勞,因此與《曠野之息》類似的寫意畫風3D遊戲,近年頗受遊戲廠商青睞。不僅是《原神》,曾推出《刺客教條》系列的法國遊戲大廠「育碧」(Ubisoft),近期推出以第三人稱視角進行的動作冒險遊戲《渡神紀:芬尼斯崛起》,也在畫面上與《曠野之息》、《原神》頗為類似。《原神》作為一款橫跨多個遊戲平台的遊戲,要考慮到多個平台的硬件水平;而《曠野之息》所在的任天堂Switch平台,硬件又有一定的局限。兩者都選擇對硬件要求較低的寫意畫風,也不出奇。

海外收穫好評

  有趣的是,《原神》自推出起在中國境內飽受爭議,在海外卻與國內完全兩個畫風──知名遊戲評測機構IGN給出9分(滿分為10分),IGN稱「《原神》擁有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開放世界,和使人沉迷的探索體驗,讓這部作品有了動漫式的驚艷冒險。」日本權威遊戲媒體《Fami通》為這款遊戲打了35分(滿分為40分),並將其劃為「白金殿堂」級遊戲。

  在收入上,《原神》位於國產遊戲的收入排行前列。自2020年10月在全球範圍內正式推出後,《原神》很快登頂全球遊戲收入排行榜。根據Sensor Tower商店情報平台顯示,《原神》於2020年12月1日推出1.1版本,當天移動端收入超過1550萬美元,刷新自身紀錄的同時,亦打破中國手遊在海外的單日收入紀錄。隨着1.2版本上線,該遊戲收入再次迎來周期性峰值。截至2020年底,《原神》在全球移動端的總收入接近5.6億美元,開放商「米哈遊」亦成為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收入增長最快的手遊廠商。

  儘管入圍TGA 2020年度「最佳移動平台遊戲」與「最佳RPG遊戲」名單,《原神》最終未能獲獎。雖未能在遊戲界年度盛事上有所斬獲,但《原神》無疑向海外市場拓寬再邁一步。在香港《原神》的熱度也不低,儘管沒有鋪天蓋地的廣告,筆者卻時常在乘搭港鐵時看到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捧着手機玩這款遊戲。

  《原神》的爭議,實際上是內地玩家對國產遊戲有更高的期待,他們期待遊戲廠商製作出畫面精良寫實,兼具本地元素的遊戲,猶如當初國產單機遊戲《黑神話.悟空傳》一經預告即獲好評及熱議。但作為一個技術實力有限的遊戲公司,想在手機平台製作一款大作並不簡單,與《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採用類似的寫意畫風,也是遊戲廠商對於技術與硬件的妥協。期待2021年有更多遊戲廠商如「米哈遊」一樣,不忘初心,賺得盤滿缽滿的同時,能在一款成功遊戲的基礎上,開發出更多遊戲佳作。

編者註:本文言論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