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河南硬核村長大喇叭勸就地過年」登上熱搜。這位村長在大喇叭裏用強硬而不失詼諧的語言,反覆宣傳防疫要求。其實,這已不是「大喇叭」第一次受關注了。新冠肺炎疫情以來,「大喇叭」在各地防疫宣傳中屢立奇功。有的地方大喇叭裏播放防疫順口溜:「在家喝點小酒,也不出去亂走,寧可自己灌醉,也不參加聚會。」說理明白透徹,而且合轍押韻,被人們戲稱為「靈魂喊話」,給疫情期間沉悶的空氣帶來了一絲亮色。

  說起「大喇叭」,我女兒這輩人完全不知所雲。她們出生在城市,被網絡包圍。這代人熟悉的通知發布方式,不論針對個體,還是針對群體,大多是「點對點」發送到手機上的,也就無法想像通知內容在空氣中如此任性地奔跑。其實,「大喇叭」曾遍布內地,我小時候生活的巷子口,也裝着一個。不過我記事的年代,它的作用已微乎其微,估計在後來的舊城改造中退出了歷史舞台。不過,在鄉村社會裏,它從未消失,疫情只是讓它的作用受到了更多關注。

  俗話說,眼不見,心不煩。閉上眼睛,花開花落無從知曉,連整個視覺世界,也可以漠不關心。但耳朵不行,臉部肌肉再靈活的人,也無法讓耳朵自動關閉。所謂充耳不聞,縱然不是故作姿態,也只能是短暫一時的心理狀態,很容易打破。「大喇叭」是一種被動傳播,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強制傳播。在強調互動傳播、關注受眾需求的時代,人們更希望獲得個體化資訊,哪怕內容相同,也希望在形式上作出新的創造。大喇叭漸受冷落,自然在情理之中。

  不過,「大喇叭」重受關注,提醒人們走出個體化資訊的迷戀,關注身邊被動傳播的資訊。低頭看手機之餘,也不妨抬起頭來,瀏覽一下樓宇、電梯裏的熒幕。這場大疫情促發了許多反思和改變,「大喇叭」只是一個例子,也是一個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