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時代,于曉非的專業是天體物理學,然而,他最終卻成為一位佛學專家。談到對科學與宗教的看法,他的見解同樣獨到,「科學、宗教、文藝,分屬三條不同類型的線條。」

  「科學的基本特點就是發展,從伽利略到牛頓,從愛因斯坦到霍金,科學一定是以後來者對前輩學者的否定、更新或完善而實現發展的。如果在科學的範疇內,說哪一種理論無法發展,那麼,它一定是面目可憎的。」于曉非說,如果為科學畫線,它一定是一條向上滑行的曲線。

  「與之相反,宗教的最大特點就是不可發展性。」無論釋迦牟尼,還是耶穌,還是穆罕默德,都在各自宗教創立之初就有一套完備自洽的理論體系,它不需要也不允許後人去修改、完善,而只有解讀、信奉。因此,宗教就像一條不斷向下的曲線,離初始教主年代越久遠,人們對教法教義的理解可能偏差越大。

  于曉非進一步說,文化藝術的特點是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位高峰式的人物,譬如貝多芬、蕭邦,又如徐悲鴻、齊白石,但絕對不能說後人的藝術一定是走台階式地不斷超越前人,也不能說後來者中就再無高峰式的人物。因此,文藝的曲線更像不斷起伏的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