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問內心/于曉非:在「喜馬拉雅FM」導讀經典大公報記者 秦占國、張寶峰

  圖:「喜馬拉雅FM」頁面顯示,《金剛經》導讀的播放次數超過三千二百萬。

  中國人的觀念中,外物、自身、內心,通常被視作三個不同的維度。中華文化傾向認為,儒學適於入世應物,道學適於舒放人身,佛學適於探問內心。這三者的相互交融也構成了中華文明一大特色。近日,著名佛教文化研究專家于曉非在北京接受大公報獨家專訪,他還透露其《〈金剛經〉導讀——解構凡夫自以為的真實世界》也將在香港面市。

  這位對物理學、東西方哲學都有深入研究的學者對記者說,漢傳佛教的近代復興經歷了坎坷波折的道路,目前他自己屬於第四代接力者,而且是一位堅守原教旨主義的佛學傳播者。于曉非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迎來了一個開面包容的新時代,這為漢傳佛教的近代復興提供了寶貴的土壤。

  二十一歲那年,于曉非在普陀山普濟禪寺了空法師處受三皈依,後進一步受教於韓鏡清。談及自己在佛學研究上所取得的成就,于曉非認為,一方面得益於當前這個開明包容的時代,另一方面也有賴於漢傳佛教復興史上前三代大家所奠定的基礎。「我是這個復興鏈條上的第四代,而且是大乘佛教的原教旨主義者。」于曉非對自己的認知與定位一直非常明確。

  開設線上講壇

  談起第四代人物對佛學復興的獨特貢獻,于曉非認為,其一,自己試圖恢復的是大乘佛教的本來面目,不是小乘教法,更不是相似教法。為此他悉心學習梵文、巴利文,堅持忠於佛陀的原教旨主義精神。其二,自己對於大乘佛教的理論梳理格外清晰曉暢。「人們總說佛學博大精深,但博大不等於龐雜,精深不等於晦澀。」為此,于曉非務求將佛學理論闡釋到平白如話的程度。其三,盡量選用現代人熟悉的語彙。

  點開「喜馬拉雅FM」App上的《金剛經》導讀課,于曉非的聲音娓娓傳出:「鳩摩羅什大師把《金剛經》的名字翻譯成《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部佛經的名字,大多是佛親口所說……從這個名字來看,《金剛經》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法門──般若波羅蜜。」向來被認為艱深晦澀的佛理,變得清晰曉暢起來。App統計數據顯示,僅第一講,播放量就超過二百八十萬次,整個《金剛經》導讀的播放次數超過三千二百萬。

  「一堂課講得再對路,如果聽眾根本聽不懂,又能弘傳多少佛法呢?」在講座或撰文的時候,于曉非堅持「隨順眾生」的理念,讓人看得清聽得懂,「但隨順眾生並不是迎合眾生,更不能將弘傳佛法變成分享心靈雞湯,隨順眾生的目的最終應該為了接引眾生。」

  除了「《金剛經》導讀」、「《楞伽經》導讀」外,于曉非還計劃講授另兩部經典──《中論》與《阿含經》。「講完這四本書,我就基本完成了作為第四代復興者的使命,我也可以真正退休了。」他說道。

  完成平滑解構

  在《〈金剛經〉導讀──解構凡夫自以為的真實世界》一書中,《權便中觀》與《究竟中觀》兩個篇章最有特色,也包含了于曉非最多的心血。在《權便中觀》中,他構建了平滑解構的四重二諦,而在《究竟中觀》中,他完成了對「二邊見」的徹底泯滅,將佛陀所言的中觀境界呈現在讀者面前。

  在對世界的理解上,佛陀與凡夫自然存在差異。正因如此,佛陀如果徑直講授自己對於世界的理解,凡夫注定無法立即接受,因此凡夫只有先放棄自己對世界的既定觀念,才能逐漸接受佛陀的理念。「但如何解構凡夫對世界的理解,卻是一個巨大的難題。」于曉非說,自己在《權便中觀》中構建的四重二諦,就是一種平滑解構,讓凡夫在悄然間意識到自己的錯謬之處。

  在完成解構之後,他開始闡釋自己對於佛陀中觀理論的理解。「一千五百年來,很多人都認為,不走左路,不走右路,單走中路,就是佛陀所說的中觀。事實上,這是一個天大的誤解。有左有右,而後取中,一方面與儒家的中庸之道難以區分,另一方面依然留有二邊見的遺痕。」事實上,只有徹底泯滅二邊,也就是說既無左路,也無右路,才是佛陀所說的中觀,才是最為徹底的中觀,也才是空性意義上的中觀。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