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港看雲/新冠污名化能撐多久?郭一鳴

  圖:Graham Allison著作《中美注定一戰——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嗎?》。資料圖片

  入主白宮一個多星期的拜登總統簽署一項備忘錄,譴責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針對亞太族裔的歧視排外行為,並下令聯邦政府及機構停止使用種族歧視語言描述新冠病毒,意味美國當局將拋棄特朗普政府經常使用的「中國病毒」、「武漢病毒」、「功夫流感」等。拜登在備忘錄指,將新冠病毒與地域掛鈎的言論,對推動仇外情緒造成影響,這些言論煽動針對亞太族裔的恐懼和污名化。筆者在兩個月前美國大選結束後於本欄撰文《至少拜登不會說「中國病毒」》,拙文成功「猜中」純屬撞彩,但拜登糾正特朗普對新冠病毒的稱呼,並非一件小事,而是新一屆華府重拾理性對待中美關係的開始。

  但是在台灣,民進黨當局一直以「武漢肺炎」稱呼世衞組織定名的「COVID-19」病毒,在獲悉拜登上述禁令之後,當局回應當地媒體查詢時仍堅稱「武漢肺炎」並非歧視或有成見,而是約定俗成的名稱。據悉蔡英文近日在公開場合已改口稱「COVID-19」,但其辦公室的新聞稿、發言人以及副手賴清德仍繼續使用「武漢肺炎」,民進黨前天(二十七日)記者會仍稱「武漢肺炎」。綠營當局拚命想進入世衞,即使能當觀察員也好,還說台灣加入世衞是為了全球抗疫,但為何不願意跟從世衞對新冠病毒的正式命名?甚至在白宮主人也改口之後,民進黨依然嘴硬死撐?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要煽動仇視大陸的情緒。這種做法不僅非常不智,而且令人擔心。

  拜登總統的核心幕僚艾利森(Graham Allison)日前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表示,未來的中美關係最令他擔心的爆點就是台灣,他稱在台灣可能發生的意外、事件,甚至挑釁,都會引發連鎖效應,最後甚至會把中美都捲入災難性的戰爭中,而台灣和其他各方成為犧牲品。艾利森曾經在里根政府和克林頓政府擔任要職,是研究「修昔底德陷阱」的權威,在特朗普上台之後出版的《中美注定一戰——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嗎?》一書中,艾利森論述中美矛盾衝突的必然性,以及兩國領袖應該發揮智慧,避免發生災難性的中美一戰。民進黨當局一意孤行堅持稱呼「武漢肺炎」,暴露出不知進退的魯莽輕率,證明艾利森對台灣局勢的深深憂慮,絕非無的放矢。

  美國擔心台灣當局的挑釁令美國捲入與中國的災難性戰爭,其來有自。近日港台三十三頻道轉播內地中央電視台四十集電視劇《跨過鴨綠江》,提及一九五○年爆發朝鮮戰爭期間,蔣介石向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主動請纓,提出派軍五十萬到朝鮮半島參戰,但杜魯門擔心會令美國與剛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爆發全面戰爭,影響二戰後美國的全球戰略,因此堅決拒絕台灣摻合朝鮮戰場,並且將桀驁不馴、公開宣稱要與中國開戰的麥克阿瑟革職。二十多年後,華盛頓更拋棄台灣與北京建交。踏入二○○○年,民進黨阿扁上台之後推動法理「台獨」,導致台海緊張局勢升溫,華府不滿中美關係的戰略部署受到干擾,結果阿扁被白宮主人斥為「麻煩製造者」,下台後以入獄收場。現在民進黨當局的所作所為引發大陸強烈反彈,解放軍戰機頻頻飛越台海中線,大陸民間「武統」之聲空前高漲,台灣再次成為美國的憂慮。

  艾利森深知台灣問題在北京心目中的重要性,而在美國心目中,台灣不過是經常用來向中國施壓的一張牌,但過去四年特朗普打牌不講章法,民進黨當局受到前所未有的鼓舞越走越遠,一再挑戰北京的容忍度。現在白宮換了主人,拜登視中國為美國「最大競爭者」,白宮發言人強調處理中美關係需要「耐心」,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則呼籲美方在耐心之外,再加上理性和誠意。種種跡象顯示,一度令全世界擔心可能失控的中美衝突有望降溫,但此時此刻,台北當局卻連一句「武漢肺炎」也不願意改口,照此下去,蔡英文會不會也像阿扁一樣,被華府視為「麻煩製造者」?不過,可能艾利森最擔心的是,在華府斥止台北當局挑釁之前,北京已經忍無可忍斷然出手,令美國被迫捲入。且看民進黨的「武漢肺炎」還能撐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