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過去的2020年,幾乎所有氫能源概念股都表現亮麗。這股熱潮背後的原因是什麼?這些股票又是否存在泡沫?

  市場為何追捧氫能源概念股?

  對於電力生產和汽車行業而言,可再生能源和電池均有助推動去碳化的進程,但要將這些技術應用到航空、航運、商用車輛、鋼鐵或化肥製造等行業的可行性似乎較低。

  相比之下,氫能在這些重要行業中似乎都有其用武之地。至少就去碳化而言,氫能將會是其中一種最可行的解決方案。

  我們將需要多少氫能?

  現時已有一些大規模的工業生產流程使用氫能,當中包括煉油、氨肥及氮肥生產等。然而,若氫能的應用潛力得以在供熱、工業、交通運輸和儲能等新終端市場中充分發揮,該能源的生產和消費需求量將會是現時的7至10倍。

  不同生產方式的成本有何差異?

  目前,可再生能源製氫的成本遠高於化石燃料製氫,但我們預期這種情況將會改變。在2030年之前,可再生能源製氫應有望逆轉為最便宜的製氫方法,屆時亦不必再繼續以其他方法製作氫氣。這種情況與5至10年前電動汽車和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道路非常相似。

  雖然到2030年的時候,以利用碳捕獲與儲存技術的廉價天然氣製氫仍有可能較以太陽能製氫略為便宜,但兩者的成本應該也相差無幾。另有一些預測認為,可再生能源製氫的成本將以更快的速度下降。

  綠色氫能市場的潛在規模有多大?

  在規模經濟效益和可再生能源成本不斷下降的影響下,可再生能源製氫的成本將會大幅下降。與化石燃料製氫相比,綠色氫能亦很可能會在未來十年內迎來壓倒性的競爭優勢。由於綠色氫能在現有氫能市場中僅佔1%,相信在未來的發展潛力將相當龐大。若一切進展順利的話,綠色氫能將可完全佔據現時為其原有規模8倍的能源市場。這亦意味着2050年的綠色氫能產量將會達到現時的800倍。

  這種轉型將為投資帶來什麼影響?

  對於能源企業和工業工程企業而言,這種轉型將可帶來建造和經營所有新建綠色氫能設施的機會。另外,未來亦需要額外生產數百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從而為電解槽供電。上述的新增可再生能源產量仍未計算到風能和太陽能供應商的市場預測當中。

  然而,也許最簡單的業務及投資機遇就是,瞄準那些透過提前部署新型電解槽項目而有望搶佔設備市場先機的企業。業內只有幾家領先電解槽生產商亦讓這個行業格外值得關注。雖然未來仍有可能出現一些新晉企業,但技術研發並非易事。技術成熟的企業已在迅速地與研發機構和能源集團建立聯盟和客戶關係。這將為企業帶來規模經濟效益,並有助降低成本。(作者為施羅德首席投資組合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