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報道稱,近日有外國官方機構邀約香港攬炒派見面,但攬炒派因擔心在國安法下會「節外生枝」,因此拒絕;再早前公民黨梁家傑也稱,曾兩次拒絕了外國議會的訪問雲雲。這些「消息」表面上看去,似乎香港的攬炒派已經「怕」了、不敢再與外國勢力勾結;似乎外國勢力失去了操控香港攬炒派的能力。但事實真的如此嗎?這不過是攬炒派發放的煙霧彈而已,千萬別上當。

  放煙霧彈瞞騙大眾

  從客觀環境來看,的確,國安法頒布實施之後,攬炒派的活動空間大為收縮,他們逃亡的逃亡、退出的退出,整個亂港陣營處於一個嚴重分裂的狀況。在短時間內,類似以往的「攬炒公投」、非法「初選」或者違法「佔領」等等,都不可能再出現。

  從這個意義而言,梁家傑等人的言論並沒有講錯,這批自私成性的政客,平日冠冕堂皇,一到涉及切身利益安危時,又是另一副臉孔。

  但是,這絕不意味着,香港的政治生態出現徹底的變化,更不意味着長期困擾着香港的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惡劣情況已經得到根治。攬炒派選擇在這個時候放出這些言論,主要原因有三個:

  第一,向支持者交代。畢竟國安法實施七個月來,除了逃亡到海外的人,留在香港的亂港政客全面「潛水」,嚴重打擊了其固有支持者,尤其是那幫所謂「勇武派」的士氣。因此他們要作出交代,講出自己的「苦衷」與境況。另一方面亦是在傳遞出「他們沒有放棄」的信息,回應那句「如水」的政治口號。

  第二,為自己「解套」。國安法具有強大的震懾力,任何人膽敢在香港與外國勢力勾連進行破壞國家主權安全的行為,是逃不了法律的懲處。亂港政客此時「保命」要緊,已顧不得其他。他們利用這種消息的發放,試圖去表明自己已不再與外國勢力勾連,以圖減輕日後可能出現的檢控行動。

  見面有一百種方式

  第三,實則暗渡陣倉。亂港勢力與美英勢力有着根本的利益關聯,且勾連了數十年,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全部「斷纜」?他們或許不再出席外國勢力的公開邀約活動,或許不再堂而皇之地進入美英駐港領館機構,但若真心要見一面,又有何難?可以在私密會所,可以在「安全屋」,也可以在遊艇上,更可以在加密的視像會議中,方法有一百種,要匯報情況、接受旨意,根本不在話下。

  因此,切勿受了攬炒派「扮可憐」的欺騙,打擊「攬炒」惡勢力、打擊破壞國家安全的行為,仍須努力推進,要讓這些人真正「不敢見」、「不能見」、「不想見」! 智庫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