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律師公會一直自詡「法治守護者」,然而在過去數年,大律師公會對暴徒圍攻立法會、衝擊警署、毆打旅客及記者、對市民行私刑等暴行視而不見,未有譴責之餘,反而多次發表聲明質疑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號稱「專業團體」的大律師公會,不僅沒有秉持中立客觀的態度,反而屢次顛倒黑白,誤導公眾,令本港各界質疑其只是披着「專業」外衣的政治組織。

  大公報記者 龔學鳴

  前年黑暴肆虐香港,大律師公會一直採取迴避的態度,甚至無視暴徒的暴力行徑。當年7月1日,大批暴徒衝擊立法會大樓,但大律師公會在聲明中對暴力行為輕描淡寫,只提及個別人士已干犯了不同的刑事罪行,反指政府若然拒絕與公眾就重大及迫切的議題對話,是違背法治精神的行徑雲雲。去年1月13日,當時的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在2020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竟聲稱大部分被捕者品格良好,律政司不一定要檢控。

  副主席怒斥公會「可恥」

  針對大律師公會對暴力的沉默,時任公會副主席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在2019年10月以「大律師公會一直可恥地對示威者暴力和其支持者沉默」為題在報章撰文,強調身為大律師必須對示威者的暴力予以譴責,但公會對於示威者的暴力「可恥地保持沉默」,「我的看法已大大遠離公會,難以留下。」蔡維邦最終辭任公會副主席。

  無視全國人大常委會權威

  另一方面,大律師公會多番無視中央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2019年11月18日,高等法院原訟庭裁定禁止蒙面規例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翌日評論該判詞並不符合基本法,並表示只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判定香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公會即聲稱法工委的說法是「錯誤的」。

  此外,2020年11月12日,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稱,特區政府依據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於2020年11月11日宣布取消四名立法會議員資格,繞過了基本法第79條的規定不屬正當程序,此舉嚴重損害法律必須明確的原則。

  大律師公會還多次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香港國安法。去年五月,全國人大在兩會期間審議關於制定國安法的議案之時,大律師公會就發聲明稱,全國人大常委會無權以基本法第18條的機制將香港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

  當國安法出台後,大律師公會又發聲明稱,憂慮香港國安法侵蝕高度自治,損害司法獨立及港人基本自由權利,亦擔心法例容許部分案件在內地審訊,難以確保被告權利及獲得公平審訊雲雲。

  大律師公會的高度政治化,令其專業性備受質疑,近年本港法律界及政界人士紛紛批評該公會「政治掛帥」,有失專業,已淪為不折不扣的政治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