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香港是一座中西文化交融的城市,我生於斯,長於斯,對這片土地上的人間煙火與溫情自然頗有體驗。長篇小說《煙火漫卷》(人民文學出版社,二○二○年九月)則以從容洗練、細膩生動的筆觸,帶我走進另一座自然與現代、東方與西方交融的城市──在遙遠的中國東北,有冰雪城市美譽的哈爾濱,令我感悟那座城市中芸芸眾生的悲歡離合,一群形形色色篤定堅實的普通都市人,於「煙火漫卷」中煥發着勃勃生機,演繹着且行且上的命運交響。

  作家遲子建以「尋子」為主線,講述了男主人公劉建國在二十幾歲的年紀,弄丟了好友于大衛的孩子,他用盡餘生尋找,雖然找到了這個已經不惑之年、事業上大獲成功的「孩子」翁子安,但卻意外地發現自己竟也是父母撿來的孩子!它將發生在男主人公身上的上山下鄉、高考恢復、知青返城、改革開放等歷史事件節點與當下現實聯結起來,將哈爾濱百年內曾經發生過的日俄戰爭、抗日戰爭、猶太人遷居史等滄桑變化與今天的城市發展聯結起來,將山川自然、大地生靈與城市風貌、人間煙火等聯結起來,寫出了大歷史環境下城裏的人、小鎮上的人,中國人、猶太人、俄羅斯人後裔和日本戰爭遺孤等種種的人。

  《煙火漫卷》用不足二十萬字的容量,刻畫了多達二十三個人物形象,將東方和西方文化的交融與一個城市的發展緊密相聯,讀來十分過癮!

  這部小說還激發了我去哈爾濱看一看的衝動。遲子建筆下的這座城市,實在太美了,像是她用小說的方式,獻給哈爾濱的一首長詩,詩中滿溢着城市煙火:凌晨批發市場喧鬧的交易,晨曦時分的鳥雀合鳴,東北菜特有的香味,澡堂子裏氤氳濕潤的熱氣,舊貨市場的老器物,老會堂音樂廳的演出,飯館或禮堂的二人轉……這些都讓我對祖國東北黑土地上頗有特色的人文深深的嚮往──祖國地大物博,作為香港青年,應該深入祖國內地,好好地看一看、感受一番,增長見識,才不負青春。而在我們動身之前,如果跟隨作家的文字,有一些了解和積累,會更加有益於我們的「探索」,這也正是我樂意向同齡人推薦小說《煙火漫卷》的理由。

  作家蘇童說,大約沒有一個作家會像遲子建一樣歷經二十多年的創作而容顏不改,始終保持着一種均勻的創作節奏,一種穩定的美學追求,一種晶瑩明亮的文字品格。這個特點,也同樣體現在《煙火漫卷》裏。在這個春天,讓我們跟隨遲子建和她的這部作品,聆聽遙遠的黑龍江上冰雪融化的聲音,感知普通人用真誠與善良譜寫的對抗命運的交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