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鎮妖除魔,還香港以安寧,讓唯恐香港不亂的外部勢力絕望且抓狂。歐洲議會通過議案「譴責中國打壓香港社運人士」,無理要求釋放黃之鋒、周庭等嫌犯,還威脅要制裁內地及香港的官員雲雲。歐洲政客不自量力、顛倒是非,彷彿活在另一個時空,以為香港還是殖民地、中國仍處在大清時代呢。

  在一群懵懵懂懂、不知今夕何夕的歐洲議員中,仍不乏清醒者。歐洲聯合左翼議員皮內達對歐洲議會一再藉香港問題干預中國內政大不以為然,他指出:「香港早在二十多年前已不是歐洲的殖民地,但議會每次都要討論中國,而香港成為討論的藉口,這反映議會部分黨團的殖民主義思維,以為歐洲可以強加決定在中國身上。」

  這一席話說得太好了,擊中反華政客狂妄自大、不通時務的要害。如今已是2021年,但那些人的思維還停留在歐洲殖民全球的十八、十九世紀,渾然不覺香港早已回歸中國,連曾經殖民香港的英國也已脫歐,歐洲議會憑什麼對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正當之舉說三道四?

  然而,歐洲政客除了自欺欺人地站在「道德高地」,唾沫橫飛叫囂「制裁」,逞口舌之利,還有其他的什麼厲害招數嗎?還能組織八國聯軍,將不平等條約強加在中國身上嗎?還能向中國賣鴉片、將香港變回自己的殖民地嗎?

  歐洲議會吃飽了撐的慌,老拿香港說事,說到底就是接受不了中國崛起、香港回歸、歐洲衰落的事實,羨慕嫉妒恨。所謂譴責決議案,也許可以讓歐洲政客們回味早已逝去的美好時代,就好像可憐的阿Q,以「老子祖上也闊過」來自我安慰。

  但過去的時光喚不回,回味永遠替代不了現實,歐洲若敢對香港採取制裁措施,就必然遭到中國的反擊,讓他們知道手伸得太長,隨時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