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首次在佐敦封區強制檢測,至少驗出13個患者,即截斷了13個傳播源頭,顯示封區強檢奏效。唯美中不足的是,有人聞風先遁,有人拒絕「應門」接受檢測,令強檢打了折扣。無獨有偶,上周列入強檢名單的觀塘麗港城第五座,疫情爆完再爆,原因很可能與部分居民抗拒強檢有關。嚴峻的事實證明,既然是「強檢」,就需要有罰則相配合,否則「強檢」就失去意義。

  麗港城第五座一周內有9宗確診個案。其中三層單位疑出現垂直傳播,而另外兩個相鄰單位同用一個天井,或涉及擾流效應播毒。相關單位的居民需要全面撤離,專家亦建議先登記第五座居民資料以便強檢,並在7至14天後再做一次檢測。為什麼要「先登記」居民資料呢?原因是該座上周已因爆疫而強檢,但根據推算,約有200至300人沒有參與檢測,佔居民人數三至四成。這麼高比例的居民未參與,難怪疫情爆完又爆。

  部分居民不參加強檢,或因為對疫情掉以輕心,或擔心確診導致失去工作,或因政治立場問題不信任政府,但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只要有一個人不參與檢測,「強檢」就徒具其名。香港過去採「自願檢測」原則,因效果不彰,疫情沒完沒了,才走到「強檢」這一步,但如果仍然有人抗命不遵,有關部門無奈其何,那與「自願檢測」有何區別?

  同樣情況出現在佐敦封鎖區,政府派人「洗樓」時,470多戶即約一成居民拒絕「應門」,只要閉門不出兩日,就可以蒙混過關。有多少人在封區前逃離,則是未知之數。但我們知道的是,哪怕有一個「漏網之魚」,就足以造成疫情傳播的幾何級效應。

  為了強檢,政府動用大批資源,安排大量人手,大部分市民積極配合,但很可能因為少數人的自私而導致大家的努力功虧一簣。專家警告,市民若不合作,農曆新年疫情紓緩無望。其實,何止春節無望,若強檢無法真正落實,香港只能在疫情下不斷折騰,不斷沉淪,最終是攬炒派最希望看到的攬炒局面。

  講求自由,不意味着可以無視社會責任。在香港這個高度政治化、嚴重撕裂的社會,企圖攬炒、破壞抗疫的勢力一直存在,指望所有人都有抗疫的高度自覺不切實際,因此才有強檢的必要,而要達至強檢目標,罰則必不可少。沒有阻嚇力的「強檢」,就不是真正的強檢,既然在公眾場所不戴口罩可以罰款處理,對於那些拒絕檢測的,同樣可以危害公共衞生安全論處。還有,春節後香港開始落實接種疫苗,但直至目前,自願接種的意欲並不高,特區政府需要未雨綢繆,早為之計,否則有疫苗而接種率低,也是形同虛設。

  抗疫是香港「頭等大事」,需要有資源配套、人手配套,更要有法律及制度的配套,不斷完善強檢制度,做到令必行、行必果,否則不管做多少工夫,都難以達到清零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