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本周四宣布制裁28名美國反華政客,指他們出於一己政治私利和對華的偏見仇恨,策劃、推動實施一系列瘋狂行徑,嚴重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美人民利益、破壞中美關係,是以禁止受制裁人員及家屬入境中國內地和港澳,與他們有關的企業、機構也被限制與中國打交道、做生意。

  制裁名單上主要是特朗普時代的高官,包括惡名昭彰的前國務卿蓬佩奧、前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前副國家安全顧問波廷傑、前副國務卿克拉奇等。

  以往美國藉香港問題攻擊中國,以至「制裁」中央及特區官員,說辭不外乎什麼「中國是『極權政府』」、香港國安法損害自由人權雲雲,陳腔濫調,讓人覺得美國反華已經連藉口也懶得想。但若反過來說到蓬佩奧任國務卿時,如何干涉中國內政、破壞中美關係等種種劣行,恐怕花三日三夜也講不完。

  「修例風波」的幕後黑手

  蓬佩奧第一次直接與香港問題扯上關係,還要數到前年7月,亦即「修例風波」黑暴最猖狂的時候。當時蓬佩奧親自接見訪美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對其表示香港的「示威」活動是合理的,又稱美國也經常會有抗議事件,並呼籲中國政府「做正確的事」。

  按今時今日美國的情況來看,蓬佩奧這席話自然是莫大的笑話,除了自我打臉以外根本毫無價值。但在當時而言,蓬佩奧的說話卻為反中亂港分子打下一支強心針,間接鼓勵暴徒繼續搗亂破壞,將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四個月後,也就是2019年11月,香港暴亂仍未止息,反而愈演愈烈,發生佔據中大和佔領理大校園等極端惡劣事件。但即便如此,蓬佩奧仍然繼續火上添油,他被問及中央一旦出動駐港解放軍應對香港亂局,美國會否有所行動時,蓬佩奧的回答是:「總統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性。」這已經幾乎等於公開恐嚇了。

  至去年5月,中央宣布制訂香港國安法止暴制亂,就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的前一日,蓬佩奧發表聲明,稱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因此不再保證香港繼續享有美國的特殊待遇雲雲。接下來,美國撤銷香港單獨關稅區的優惠待遇,並「制裁」多名內地及特區官員。

  蓬佩奧此舉的目的,是企圖阻止香港國安法在港落實,以免失去美國繼續對香港上下其手的操作空間。雖然其目的最後沒有達成,但蓬佩奧也不甘就此作罷。

  去年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特區政府依法DQ四名攬炒派,蓬佩奧隨即「抽水」,表示將「追究那些對侵蝕香港自治與自由的這些行動和政策負有責任的人。」未幾,美國又公布了「制裁名單」。

  至美國大選結果塵埃落定,蓬佩奧注定「無得留低」後,他更為全世界展示什麼叫「末日瘋狂」,連內地依法審訊12名偷渡的罪犯,也可以被扭曲成「政權阻止本國人民離開」,真令人不禁要問,美國過去數年是怎樣對待非法移民的?當其精心培養的利益代理人黎智英涉嫌觸犯國安法被捕,他更直接視法治如無物,粗暴要求特區政府「放人」,更胡說黎智英的罪行是「說出真相」。不知道如今遠在俄羅斯的斯諾登,聽到此言有何滋味?

  除了干預香港事務外,對台灣指手畫腳也是蓬佩奧的「政績」之一,別的不提,光說其廢除美國對台灣的「自我限制」,一再安排官員訪台,無異於把一個中國原則、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撕成碎片,是對中國的極大挑釁。

  可以說,蓬佩奧作為國務卿,所做之事卻只是沉迷藉港台問題干預中國內政,甚至鼓動「港獨」、「台獨」勢力作為反華棋子,使中美建交30年達成的積極關係開上歷史倒車,今日招致被中國制裁的結局,可謂咎由自取。

  「制裁」非美國專用武器

  中方今次理直氣壯地宣布制裁28名美國反華政客,傳達了兩個重要信息。第一,是任何外國勢力,若試圖干預中國內政,損害中國任何地區的利益和繁榮穩定,必將付出應有的代價。拜登上台後的新政府即使秉承特朗普時代的反華戰略,也必須要作慎重考慮。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點,是告訴美國:不要以為只有你才懂得制裁別人。

  一直以來,「制裁」彷彿是美國的專用武器,只要有誰不滿意這位「全球霸主」,就會招致「制裁」的報復。但一向習慣「制裁」別人的美國,終於有一天嘗到了被人制裁的滋味。也讓美國看清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堅定決心。

  誠如國務院港澳辦所言,中國人民向來不信邪。歷史證明,任何干涉中國內政的勢力都已碰得頭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