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趨完備/視像會議續進化 豈只暫代工具

  圖:視像會議在疫情期間,不但發揮了溝通的作用,而且可令同事間建立更良好的關係。 法新社

  新冠肺炎在去年爆發後,各國政府強烈勸喻僱主容許員工在家工作,令視像會議(Video Conferencing)大為流行。不過,專家認為,即使疫情過後,視像會議的使用量大跌,但仍不會就此式微。無論如何視像會議的技術今年將會發展得更完備,令技術發展更上一層樓,對辦公室起到更大的輔助作用。大公報記者 李耀華 劉嘉儀

  Zoom和其他視像會議服務應用在去年大豐收,成為專業人士和個人日常不可或缺的工具。預計目前企業中,有五成八以視像會議作為日常營運的工具。目前分析師要探討的,是疫情一旦過去,還將有多少人仍然熱衷於這種服務。有人已選擇減少在鏡頭上與其他人互動,但並沒打算完全停用視像會議。

  疫後熱度勢減但難消失

  環球科技市場顧問公司ABI研究中心,其視像與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市場首席分析師Michael Inouye表示,雖然熱門程度肯定會降低,但視像會議和虛擬協作(Virtual Collaboration)將不會消失。

  一般辦公室員工在疫情期間習慣使用電訊設備作溝通工具後,現在難以改變。例如在家工作期間,因有着視像會議,員工在安排工作方面可以更自在。有人甚至相信,視像會議能加強員工彼此間的了解。所以,視像會議在疫情期間,不但發揮了溝通的作用,而且還可令同事間建立更良好的關係。

  疫情雖然總有好轉的一天,但是,全體員工將不會馬上重回辦公室工作,一部分人還需要被有限度的隔離。在這情況下,視像會議便可繼續發揮其作用。

  在各種視像會議應用程式中,尤以Zoom最為熱門,在全球疫情最嚴重的2至4月間,Zoom每日活躍用戶從1000萬大幅增長至3億,3個月內增長30倍。根據datanyze統計,Zoom市佔率目前為36%,升幅是視像會議軟件之冠。

  堪薩斯州大學傳播系教授Jeffrey Hall表示,Zoom的大流行並非意外,因為用家是下意識使用Zoom這種工具,當人們說使用Zoom太麻煩,反映出他們只是懷念過往在同事身邊走過的日子。他又認為,減少使用Zoom是有可能的,因為Zoom的確難以替代與人真實交流的感受。

  他相信疫情過後,Zoom的用量將會大幅下降,跌至很低,原因是他不相信新冠疫情持續的時間很長而令人類溝通模式起了革命性的改變。但他又指出,由於人們已習慣了使用視像會議,即使疫情過後,這趨勢將不會消失,而使用情況只是變得像現在的電話通訊那樣而已。

  而且,在今年內,視像會議的服務將會更加聰明,部分最大型的平台,將開始使用人工智能,按用家的部分行為來辨識和追蹤他們,以及自動操作,幫助員工分開工作和家居的通訊。

  例如Zoom,最近便公布一個將於六月份推出的新功能,可令置身於同一個會議室的用家,分別在不同的鏡頭上出現,在直播的屏幕上以相等的面積出現,令在家工作的員工,可以看到個別員工的臉,而不是整個會議室,令家居工作和真正會議的視覺感受更相似。

  另一家科技巨頭思科系統,亦將在稍後時間推出可透過人工智能而辨識行為舉止的鏡頭,讓鏡頭以舉手投足認出使用者,令軟件在一個規模達百人的虛擬會議,可以單憑參與者對於某一意見而作出的反應,便可了解他們的想法,而不用作出調查,也不用他們按emojis。

  居家辦公或成常態化

  又例如微軟的Microsoft Teams,在去年便已加入了一個新的功能,亦是透過人工智能了解與會者各自同意的任務,然後向他們發出備忘錄,以及創作一個可供搜尋的會議紀錄。

  事實上,去年視像會議雖然大派用場,但是亦令人明白到這個工具的不足和不完善之處。為改善質素,今年推出的電腦筆記簿,可能會對鏡頭有重大的升級,而目前消費者亦將會買入更多附加的麥克風、鏡頭和其他工具,以令視像會議的功能加強。

  有新功能的支持下,視像會議預期在今年內將可以持續發展,估計年底即使疫情慢慢結束,全球職場中,將仍有三成公司會選擇每周撥出數天時間家居工作,令視像會議仍派用場。